ZnSO4

通入碱石灰

我的房客都有病【番外】

你好,新年
1.
“我必须吐槽中国人对颜色的审美,金红的搭配不会闪瞎眼吗?”
英语抱怨着,伸手扯平衣摆。
这事说来话长。
2.
语文在两个月前开始抱怨独在异乡的孤独寂寞,尤其是在英语准备圣诞时更是达到了高潮。
满心欢喜的看烤炉里的火鸡的英语接收到背后幽怨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战。
另一边做饭的历史和生物看着气氛诡异的两人,对视一眼。
把厨房杀手赶出了厨房。
然后英语就被语文扑倒了。
“要圣诞礼物!”
“语文你多大了!”英语抱怨道,指着一边的圣诞树,“自己去拿啊!”
“不要这个!要过春节!”
“什么鬼!你们东方的神秘节日吗?”
“春节!红包!鞭炮!守岁!饺子!一家人团团圆圆在一起!”
“让我过春节!把这个作为圣诞礼物!”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我身上下来啊!!!”
语文心满意足的松开手,走向圣诞树。
“喂!你是不是对我用了能力!”反应过来自己无形多了一大笔开销的英语对语文的背影怒吼。
语文拆开包裹,里面不知何人寄来的玉石温润细腻,她把玩着玉石,露出亲切而完美的笑容:“你猜?”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英语双手扶额。
房客疯了怎么办?赶出去吧。

3.
出乎意料,大部分人都对此表示赞同。
“我可以给你们批假啊。”科学笑眯眯的说,“不过年夜饭我要去,你们没意见吧。”
“诶,再过一次新年吗?很棒啊。”地理抛着刚从语文处抢来的玉石,“我这两个月都很闲。年货的采购就交给我吧。”
“没意见。”
“啊啦。好不容易能见科学哥啦,我们可期望的紧呢。是不是?小化。”
“嗯!”
“有假放为什么要有异议?反正我负责吃就好啦。”
“我没问题啦。以前也见过春节,很热闹,很温暖的一个节日。”历史说,“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了啊。一起过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体育挠着头发:“我帮地理一起去买年货!一定过好这个年!”
……只有我,觉得过完圣诞不足一月,再过春节很没必要吗?
英语内心os
4.
所以最后成了这样。
视线所及之处是金色与红色的海洋,语文打量英语的扮相,满意的点头。
“头发也是金色的果然更有趣。当然我还是更喜欢看黑头发的中国人。”语文感叹道。“还有,你们霍格沃茨的格兰芬多的主配色不也是金红吗!”
桌边的历语生数麻将搓成一团。
在语文开小差的这段时间,数学飞快的的胡了牌。
“混蛋!”语文回过神来,怒吼。
早知道就不该教他们麻将!快输光了!
能提前知道牌·生,速算大师·数,实际上是麻将老手·历,在短短的时间里,三人已经再次堆好了长城。
被无视在一边的英语:……
5.
飘来飘去的信息为了应景也换了套衣服,玩手机的物理已经完全沉在了另一个世界。美术和音乐靠坐在一起,对垃圾春晚评头论足。
愉快的吃着瓜子的体育单腿立地,依然在锻炼,化学带着耳机,飞快的写下心算的作业答案。
6.
“晚上好啊,各位。”
科学打开门,接住扑上来的物理,对在旁边等着的化学张开双臂。然后走到酣战的生物边用力的敲了一下她的头。
“啊喇!科学哥你干什么!”
“小孩子不许赌博。”
“我成年了!”
“想要压岁钱就下来。”
“……哦。”
“我有压岁钱吗?”
“数学你……”
“上司发压岁钱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喂语文你!”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真是够了……”
7.
结果最后还是一人发了一个红包。
科学看着数钱的语数英,陷入了要不要告诉他们这其实是他们被克扣的工资的小纠结中。
还是算了。
心满意足的听到四周赞美声的科学纠结不到一秒下了定论。
8.
一群人再次开始了喧闹。
被科学赶下麻将桌的生物坐在化学身边开始呓语,带着耳机的化学下意识地皱眉,却也没有反抗。
地理和政治磕着瓜子扯闲谈,聊起曾经生活的点滴都是一阵唏嘘感叹。科学拉着物理看他的新发明,高科技的词汇让人退避三舍。
代替生物上桌的英语光荣的成为了输得最多的一个,却又仗着自己是房东,开始扣着几人房租费。
历语数三人心照不宣的笑笑。
“敢来把大的吗?”
“历史你这么好战可真不多见。我奉陪。”语文紧跟着煽风点火。
“说的好像我会输一样。”数学爽快的胡牌。“别输掉裤子啊。”
“原话奉还。”英语几盘下来了解了规则,自认为人品不差绝不是倒霉的那个人。也被激起了战意。
旁边的体育默默挪开视线,悄悄的远离了牌桌。
太阴险了,一群人欺负一个新手。
英语你在作死知道吗?
9.
终于写完作业的化学取下耳机,顺手撸了一把生物的头发,看对方花了三秒才回到正常世界里。
“聊什么去了?”
“聊人生啊……”生物捂着脑袋。瞥见时钟指向午夜,“放烟花吗?”
化学的眼睛明显亮了起来。
“走走走!”
10.
甩炮是数学的大爱,用来吓人一个比一个准。
英语点亮魔杖藐视着这群污染环境的家伙。
美术和音乐一人拿着一支满天星,光芒倒映在彼此眼里。
语文和历史围着大型礼花找引线。
还在扛礼花的地理和体育有点后悔自己主动担了这些体力活。
想去放烟花啊QAQ
政治一个一个的扔着地老鼠,饶有趣味的研究地老鼠的多种放法。
信息录下每个人的笑脸,站在朦胧的光影中。
物理和科学站在一边看烟火升腾。
11.
“你在和谁谈人生?”
“和烟花啊。”生物同样拿了一根包装的花花绿绿的烟花,喷洒的火星下烟雾弥漫。
“他们在说什么啊?”难得好奇的化学。
“'让其绽放,虽然绽放后就是消亡。但若不放出自己独一无二的光芒,又与死亡何异?'”
“……你又在灌鸡汤了。”
“啊嘞?是真的啦。”生物笑着扑上去,眼睛里满是刚刚绽放的火花光芒。
“新年快乐。”
有人在耳畔说。
“新年快乐。”生物对化学耳语。
12.
“新年快乐!”语文站在火树银花中大声喊道。
“新年快乐!”数学最后一个甩炮在语文脚下炸开。
“新年快乐!”体育点燃搬来的烟花。
“新年快乐!”政治的地老鼠飞向天空。
“新年快乐!”地理抓拍着每一缕火光。
“新年快乐!”历史拍拍语文的肩膀。
“新年快乐……”音乐和美术彼此交换一个绵长的吻。
“新年快乐!”科学摸着物理的头。物理则回以白眼:“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化学抱着生物。
“还真有意思啊,我是说春节。”英语对上语文的视线。举起魔杖示意。
“祝你新年快乐。”

13.
英语精疲力尽的躺在床上。硝烟味已经散尽,枕头底下是科学给的红包。
其实还是挺好玩的,虽然很累啦。
今天输了多少来着?
“您好,房东大人,根据计算,我们今年的房租钱已经被你输给我们啦!也就是说今年我们将不会再交租金。感谢您给我们的这份新年礼物。祝您新年快乐。”
……混蛋!!!!!
“虽然您一定很生气,但请记住,新的一年,一定要笑着度过哦。”
这还用你说?
英语笑起来。
有你们在,每一天都很愉快啊。




至于英语是不是故意输这么多的?
至于语文数学历史是不是真的不交这笔钱了。
谁知道呢?
反正新的一年,是一个新的开始,不是吗?


很久没写了,文风还没转回来。
嗯哒,新年快乐,大家。

评论
热度 ( 10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