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通入碱石灰

补fate系列补完zero,06,ubw,f/a打卡。
实在是难受f/a系列的评价。唠嗑一下,没人理我就删了。
可能是脑补能力比较强,主角的情感变化在我眼里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虽然前文的确存在让人懵逼的剧情(你怎么就掏心了飞哥?你怎么就对抗自己的主人了阿福?虽然你的主人的确是个变态但是你的反抗也太快了点吧。)
但是齐贞在我看来完全可萌啊?!为什呢热度低成这样?!女帝四郎那么平淡的感情线只是微微一点描写都有那么多人赞,难道真的是有脑补空间所以大爱吗?
当然四郎也挺好的……的确篇幅展开不够,太短了,切嗣爸爸的两集回忆杀足够让人理解他们,但是f/a的人物数量和整体时长没有给角色机会,所以太多人随便脑补然后用自...

退一下合集,不用点开

单纯想写点谈恋爱。

C认识一对情侣

春天
A在一个清晨醒来,B骑着自行车在屋外等候,初春的风是温热的,A和B一起骑着车从市区骑到乡村,A带路到了一片油菜花田,B光顾着看A没看路一脑袋栽进了花田里,自行车翻到在一边,A大惊失色的冲下去扶B,却被B一把拉进土里两个人打打闹闹的翻滚两圈,躺在菜地里听对方的心跳,起来的时候B一脸愧疚,A拍拍胸脯说没关系这片地都是我们家的。然后B就笑起来,A趁机凑上去亲了亲B沾了花粉的脸。
中午两个人在A的老家吃饭,木头搭成的老屋子没人住,两个人做贼似的溜进去,用捡来的树枝生起一团火,A跑到家里人开农家乐的砖瓦房里拿了食材和柴火,洗干净老屋里的灶台和锅炉做了一顿饭,就着...

明灯(妄想片段)

1.
“先生是个非常,非常,非常伟大的人!他的智慧无与伦比!跟我来,你一定会学到很多的!”数学拉着刚刚认识的伙伴,男孩子的友谊开始的短暂又突兀,只要一句简单的“想知道。”就可以缔结。
小男孩跟在他身后撞撞跌跌的跑着,仿佛还不习惯使用双腿,眼睛里却充满了期待。

那是希腊的智慧之星。

“先生!先生!”数学激动到拍打门框,“你上次说的那个……”
“我想到了!我想到了!”门被从里面猛地推开,赤裸身体的男人冲出房间大声的喊到,“我想到了!”他激动的简直要亲吻路上的每一个路人。
“先生……平常……是这样的吗?”小男孩问数学。数学抽搐着眼角,缓缓蹲下身子。
“不,相信我,不是的。”

2.
数学的身体比脑子更快了一...

一个丧病的想法:
文字以表音和象形两大类,一个脱胎于音,一个脱胎于形
tm不就是音乐和美术吗……
那文学岂不是要叫他们爸爸妈妈……
(此处文学指最开始的文字初始阶段……或者不叫文学叫文字比较好……)

火车的味道是什么样的?
沉溺的烟味混在各个角落,人类身上的汗味直往你脑子里冲,手机灯在进入隧道的一瞬间突然明显,照亮了主人孤单的侧脸。
孤独的味道。
油漆是没有涂匀的,我对着光,能看见凹凸不平的小点,对面的阿姨站着闭上眼,我坐在箱子上,前面放着一大包被子。
没人注意我,阿姨也没用注意到我对她的打量,领口的红色原点缀在深蓝色的衣上,衣衬下摆是大红色的花朵,耳边是金色的耳环,让我想起我奶奶耳边的茶叶梗——她用那个来保证耳洞不回缩。阿姨背着棕色的斜挎包,上面有不少口袋,看起来很适合把东西分门别类的整理好,写字也是棕色的,皮质。
正对面的大叔蹲下来,他没什么行李,一个简单的手拿包而已,这只是一趟短途火车,再过一...

我的房客都有病(番外)(下)


17.
“我们去看灯会吧。”语文提议,“往外没好远就到了。”
“你带路可信吗?”英语面无表情的问。
然而并没有用,其他人已经乐呵呵的跟语文走了。

18.
然后英语不得不承认自己以前看错了语文,这七拐八弯的路没语文带路她还真走不出去。
“所以为什么你在伦敦找不到路?”
“啊……这个嘛……”语文顾左右而言。

19.
半个小时后,他们在一条小河边停了下来。
河上飘着星星点点的河灯,悠悠的照亮河水,语文手搭凉棚看向对岸,“怎么现在还有人放河灯?”
“不行吗?”政治问。
“没事,就是有点奇怪,我不记得有这个习俗了,可能是有无聊的人乱放的吧。”语文解释道。
“你说的无聊的人是那两个吗?”历史点点河对岸的两个人影。
“我觉得他...

我的房客都有病(番外)(上)

1.
英语打着哈欠走下楼梯,房子里不像以往那么聒噪,静的让人有些害怕。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体育一手提包一手推门而入,“他们人呢?”
“三天前语文请假回中国了,历史的签售正好和她目的地一致就跟她走了,生物和地理去出节目,数学在被科学带着出外勤……”英语掰着手指,“政治现在应该还在房间里,物理可能去化学学校自习了,美术和音乐昨天匆匆出去估计这两天也不会回来。”
“难怪这么安静。”

2.
“安静吗?”信息阴着脸浮现出身形,“您有多条信息待查看。”
“不要总是用AI的状态说话啊……”英语吓了一跳,“有什么信息?我的手机不是关机了吗?”
“就是因为你关机了,他们才把消息全部一股脑的发给我了。”

3.
不能...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101-114)

101.
美术推开教师办公室的门,门内只有拿着教案的政治。
“早上好。”美术轻快的打了个招呼,“新学期怎么样?”
“就那样。”政治回答,“学长们上课也不老实,同学就更不用说了。”
“麻瓜研究的确有不少人觉得很水啦。不用太在意。”
“这正是我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麻瓜们用了无数种方法来解决他们生活中的麻烦,有的甚至比魔法更为便利,作为巫师,我们在使用魔法的前提下,如果能给吸取麻瓜界的科技等方法,完全可以过的更好,但是现在的小巫师们甚至没有心思完全听完整节麻瓜研究课!”
“说的跟天文学就没人睡觉似的。”天文打着哈欠走进来,“实操课只能晚上上课,每节课稍微一不注意就有人睡着了。”
“说实在的,我都不在乎他们上我的课...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90-100)

91.
“你倒是很悠哉啊。”数学坐在语文床边的座位上,撑着脸说。
语文则一本正经的回复:“哪有,我痛死了好么。”
“让你嘴贱。”
“喂喂喂,嘴巴最不加栏杆的不是你吗?”
“呵。”
“啊,抱歉打扰了。”生物掀开帘子走进来,检查一番语文的情况,“差不多,明天就好了。”
“谢谢你。”
“是我们该谢谢你。”生物愣了下,“你没必要出头的。”
“怕你们真的再打起来。”
“你也不想想自己。”数学冷冷的说。

92.
“你们……之前认识?”
“是的。”
“啊,大概是两三年前的事了,不过之后一直保持联系。”语文笑笑,“很惊讶吗?”
“是啊,没想到数学还会救人。”生物点点头,“那你们聊吧,我先去告诉他们你没事。”
“等一下。”语文叫住将要离开...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86-90)

86.
“你不去看看?”政治在塔楼处找到正在眺望的历史,“明明花了挺大的功夫让学校的魁地奇队接受一年级新生。”
“本来格兰芬多的院长就不想错过体育,而且救世主开了先河。再往下走其实没那么麻烦。”历史把脸搭在交叉的手指上,淡淡的说。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对魁地奇又没兴趣。”
“大概是无聊吧。”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和你沟通。”
历史笑了笑,没说话,转身走了。
“你去哪?”
“去魁地奇场看看,我觉得我挺适合找球手的。”
“你这家伙……”政治追上去与她并肩。

87.
“你们两个不打算报名吗?体力明明很好的啊。”化学问冷静下来的地理和身边一直在看戏的生物,两人对视一眼,默契的同时摆头。
“我还要帮医学哥和博物姐的忙,...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