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通入碱石灰

政治的一天(全文)

文科中心向(大概吧……)科设+教师设
格式是从《和玛丽苏开玩笑》的番外得来的,谁第一个用我也不知道。


0:00
和某国总统共商国事

0:20
接到地理电话,地理说在外考察暂时赶不回来,要自己帮忙带一上午的课。

0:21
不想带班,问地理为什么不找历史

0:23
历史已经睡了啊……

0:25
生物呢?

0:26
不接电话吗……

0:30
为了去睡觉答应了地理,听到地理在用咏叹调赞美美好的大自然。

0:31
愤然挂了电话。

0:35
睡着了,在梦里看到了美好的大自然。

5:30
听着早间新闻起床

5:40
又选总统了,又打仗了,又改革了……
日子真是日新月异,想起当年的那谁谁。

5:45
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发现蛋糊了

5:50
清理完锅,突然不想吃饭了,准备去洗个澡。

6:00
洗到一半,听见手机响了,估计是历史醒了,裹着浴巾跑出来接电话。

6:01
历史在外面等自己。

6:10
胡乱套上衣服冲出去找历史。
历史看自己的眼神很奇怪。
发现自己没换鞋,两只熊猫拖鞋的大眼睛滴溜圆。

6:30
收拾好自己出门,发现历史靠在车把手上睡着了。

6:35
叫醒历史,向学校出发。

6:40
碰到了晨跑的体育,体育说今天没什么课,所以慢慢跑步去学校。

6:41
羡慕体育,想着自己本来上午一二节也没课的。

6:42
都怪地理。

7:00
到达校门口,买了包子加豆浆,被路过的语文笑过着老年人的生活。冷漠.jpg

7:01
看到语文花了一半的钱买了两倍的早餐,震惊。

7:05
听完语文的解释,第一次知道学生家长还有这样的用途。对语文羡慕嫉妒恨。

7:07
想起语文天天课堂连轴,决定心疼语文三秒,不诅咒语文吃方便面没调料包了。

7:10
看到自己班上的乖宝宝们没有乱搞的,非常欣慰,有种“家有儿女初长成”的喜悦。
听到隔壁地理班在闹腾,不情不愿的去帮地理带班。

7:30
教育完了地理班上调皮捣蛋的学生,准备去办公室吃早餐。

7:31
指责语文把办公室弄的乌烟瘴气的,全是食物的香味。

7:32
拜托语文带回来的早餐贴着脸飞过去了。
和语文说谢谢

7:34
找不到自己的早餐了,看见一脸纵欲过度的生物摊在身后的椅子上。
估计昨晚又熬夜做实验了。

7:35
发现自己的早餐被生物吃掉了。
愤怒地冲过去掏空了生物的小零食。

7:40
数学轻飘飘的走进了办公室,先恭喜数学解开了某个听上去就很牛逼的设想。
数学高贵冷艳的说自己早就解开了,这几天只是在想新解法而已。

8:00
忍无可忍,用零食堵住了数学满口的公式,告诉他该去上课了。

8:05
好饿,想出校再买点吃的。
有同学来问地理去哪了,认命地去给地理代课。

8:10
讲了讲主观唯心和客观唯心,又谈了一下唯物主义的三个分类,不打算和他们提太高深的东西,所以又提了几个现在实行的改革方案的利弊。

8:20
把睡着的同学拎起来背八荣八耻。
背不出来
让他们地理课上抄二十遍。

8:50
下课,回办公室发现自己桌上摆了便当盒,感动于生物居然这么有良心,满怀感恩之心吃了下去。
靠,没加热。

9:00
吃饱了,心情非常好,准备下一节课在生物班上夸夸他们班主任。

9:27
因为班上没一个人听课而非常恼火,而且这群满脑子公式的家伙居然连货币的定义都不知道。
想发脾气。

9:40
气冲冲回到办公室,听见历史说起学业水平考试的事。
想到很快就不用教理科班了,心情好了点。

9:45
想起过去和那谁,那谁共商社会大事的日子,再想想现在天天跟在小屁孩后面跑,突然有点伤感。

9:50
看见自己的电脑里多出好几封邮件,决定先去收拾小屁孩。

9:51
坐在办公桌前思考科生的意义。



9:52
对面物理在找演示仪器,因为东西太多而搞得乱七八糟的。太吵了,无法思考。


9:55
看不下去,准备帮忙,只见生物和化学不约而同地冲了上来,不小心把物理撞进了柜子。

怀疑这两个家伙是故意的。

9:56
悄悄插上锁

10:00
泡完茶回来,看见物理已经被放出来了。
向顺手把自己桌子也整理好的生物和化学道谢。把茶碗放在睡觉的历史旁边。



10:40
下课,回到办公室,看到过来找人的美术在偷画历史,一巴掌呼在美术脑袋上。



10:43
美术被音乐拖走了,被找到同学一脸见怪不怪,心疼自己班上的艺特生。



10:45
接到地理电话说他快回来了,松了口气,实在不想再呆在地理那一班无法无天的家伙中间。

真是什么样的老师带出什么样的学生。

诅咒地理飞机晚点。

10:50
跑去上课。



11:20
看到同学们都在向外看,没忍住好奇心跑过去。

窗外挂在降落伞上的地理悠悠的随风飘落。

11:21
地理被物理班的实验火箭打下去了……

挪开视线,不想看挂在树上的同僚。咳嗽两声让同学们集中注意力。顺便拿地理举了个逃税的例子。告诉同学们要踏实做人,别搞些有的没的还让别人为难。



11:24
发现同学们还盯着窗外,又没忍住好奇心,看见体育在用地理示范如何拯救挂在树上的羽毛球。

方法用错了吧……

看上去可真疼……



11:30
下课。看到同学们冲出门去围观地理,自己也慢慢跟在后面准备去嘲笑地理



11:33
正好看到地理从树上掉下来被物理接住了。

一旁的理科生拿着小黑板写了满版的受力分析。

看得拿着剪刀的生物坐在树上满头黑线。



11:45
目送地理被学生众星捧月的围着走远了,于是向反方向的食堂走去。

也不知道地理匆匆赶回来有没有吃饭呢。



12:00
在食堂看见英语研究饺子,把皮扒下来,肉放在一边,先用饺子皮蘸醋,塞嘴里,在用饺子馅蘸醋,塞嘴里。

憋着笑问英语好吃吗?

“好吃。”英语说。



12:02
欣赏语文一口气嗦完一根面之后碗就空了。

默默惊叹。



12:05
看到数理化生四人坐在一起。

想起早上的早饭,想去谢谢生物。

地理跑过来占了最后一个位置。

……算了



12:20
带着打包的烩饭和意面回了办公室。

打开电脑,开始处理邮件。



13:12
好累,看到一边睡午觉的几人,决定自己也先睡会。



13:50
睡醒了,看到历史在用自己电脑,惊出一身冷汗。

“帮你把邮件回完了。”历史淡定的说。

惊叹历史的办事效率。想起历史的一天有三十小时的谣言,莫名惊悚。

冷汗更多了。



14:10
上课,告诉同学们今天不上课。

全班欢呼。有好事的冲上讲台想看电影。



14:11
让冲上讲台的同学把卷子发下去,告诉同学们下课收,只写大题。

全班哀嚎。



14:30
地理找自己要点药,说是跑了太远肌肉酸痛。

发现原来放在讲台上的云南白药不见了

把地理赶去医务室找医学。



14:50
收卷,闻到云南白药的味道。

看到同学们互相给手上喷云南白药,沉默。



14:53
没课,在办公室里准备改卷。

地理提着一大袋特产就进来了

问地理不是手疼吗?

地理说只是想找个理由给班上写卷子的同学弄点药。

旁边围观的生物笑出了声。



15:30
一边吃特产,一边看化学分析矿泥成分,听见地理和生物叽叽喳喳讨论动物生活区域问题。

觉得儿大不中留,早晚地理会叛变到理区去的。

【阿爸对你很失望.jpg】



15:47
发现卷子还没改,绝望。

罪魁祸首·地,拿着医学给的药回班上安抚小孩子去了。



16:25
改卷,被哲学一个电话打过来。

哲学抱怨现在的大学生都怎么怎么样。

啪地关掉电话机。

想起要不是这货自己身为政治根本不用给人讲哲学。

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16:45
被上完课回来的历史赶去上课。

把这个班上次的卷子发下去,问他们难不难。

“难!”

嘲笑他们的智商,让他们平时多看看新闻增长见识。

再问一遍。

“不难!”

把喊不难的几个人的分数爆出来,教育他们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17:30
收好包,把地理从理科那边领回来。



17:34
路过操场,看到班上的同学和地理班的小鬼踢足球。

一个球贴着脑袋飞过去了。

边上的地理眼疾脚快的把球踢了回去。

球又擦过了鼻尖。



17:36
教育地理班上的小鬼头和地理。



17:40
和地理一人带一队比赛,历史做裁判吹响了开始的哨音。

等等!发生了什么?!



18:20
被地理完虐,不得不服地理的体力。



18:02
申请换人,自己在一边排兵布阵。



18:30
赢了,欢呼,觉得自己家的同学就是比地理那边的小鬼强。



18:32
骑车回家,冲澡。



18:40
裹着浴巾出来,和西装革履的哲学大眼瞪小眼。



18:41
历史举着锅铲从厨房里走出来,看着自己笑了一下。

卢梭!我看见了天使!

踮脚正在找拖鞋的地理不厚道的笑喷了。



18:44
把浴巾换掉。

出来时看到人陆陆续续都来了。

看到语文和英语在外面的小花园里喝酒。感慨这两人怎么为人师表的。



19:28
和哲学谈了点事情。听到警察敲门。



19:30
警察同志说怀疑聚众吸毒。

excuse me?!

把目光投向疑似有吸毒史的某人和疑似有贩毒史的某人。



19:40
把法学推出去和警察同志谈心。

为小警察掬一把同情泪。



20:00
科学打电话过来问要不要聚聚。沉默地看了一眼正群魔乱舞的大厅。

同行的人都这幅德行,追求真理的道路算是断了。



20:10
看历史给发酒疯的人醒酒。



20:30
到达聚会的公园,果不其然看见一群人在抓小动物,检测空气质量,还有带了实验器材直接搞试验的人。

突然觉得文区无比和谐温暖。



20:32
把冲向理区的地理扯回来。

【阿爸对你很失望.jpg】



20:33
因为抓地理去了所以被公园里的音乐喷泉溅了一脸水。



20:35
没拦住地理,看生物和化学有说有笑的举着棉花糖走过身边。

语文和数学谈着教学计划谈着谈着不见了。

公园太大了,人群走着走着都散开了。



20:36
冷死了,找个避风的地方呆着。



20:37
和历史肩并肩坐着,谈带完这届学生后去干嘛。

历史说想去瓦尔登湖隐居。

附议。

历史说想远离世界几年。

沉默。

听历史絮叨过去的事。



20:50
“我困了。”历史说

“睡吧,我在呢。”



20:54
把外套给历史披上。

毕竟晚上还是有点凉的。



21:07
碰到来采风的美术,身后跟着一脸不爽的音乐。

举着相机的摄影给自己打了个招呼就不见了。

想来明天总群里一定充满了“友谊的小船”。



21:29
准备回去了,警告地理不许和理区那些熬夜狂魔乱搞。



21:34
手好痛,叫醒怀里的历史。



21:54
到家,把客房整理好,让沙发上抱着枕头迷迷糊糊的历史去睡客房。



22:00
开电脑,和各国领导人交流。



23:04
关机,陷入低潮。活得太久的后遗症。



23:10
低潮到差点抑郁。手机突然响了。

地理到家了。



23:11
切到总群,果不其然摄影在刷屏。



23:17
找到了自己和历史的几张。右键下来。设为和历史的对话桌面。



23:20
冒泡,让摄影别再祸害他人的眼睛。

看到物理在改图做表情包。

默默存图。



23:30
洗漱完毕,准备看两页《社会契约论》



23:31
门开了。

“忘了说了。晚安。”历史说。

“晚安。”



23:35
难得早早睡着了。

晚安。

end


全文,之前的等会儿删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