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通入碱石灰

【双理】暗恋(上)

校园背景

———————————————

认真你就输了

———————————————





“死基佬。“

“你一个双性恋到底有什么资格说吐槽我是个基佬啊。”

“呵呵。”

 

街角,大病初愈的生物咬着咖啡的吸管,用一种奇妙的,看傻逼的眼神注视着面前的地理。

“啊啦。这就是你放弃直升的理由吗?”

“做这么多想在他身边多待会儿,却连告白都不敢的怂货。”

地理双手在胸前交叉,比了个停止话题的姿势。

“别说了。”

 

要让s中里八卦的同学和你聊聊这个学校的风云人物,他能跟你从巴拉巴拉哔哔三小时以上。

毕竟这年头,帅与智商不可得兼,舍帅而取智商也。于是帅哥越来越少。

也不怪广大吃瓜群众会对着又帅又有才华的人垂涎欲滴。

有个屁用啊,同学们,生物痛苦的在心里以泪洗面。在爱情面前智商再高也是傻子,在同性面前长得再帅也没用。

看看眼前这位,不就是孽缘吗。

 

【八卦小册】:

地理:最接地气的男神!没有之一!完全没有架子!会打篮球,而且是主力之一。(可以考虑送水)也是校田径纪录的保持者。一班原地理课代表。年级前十。喜欢旅游。(有兴趣的姐妹可以跟他聊聊旅游经历哦!很刷好感度的。)

笑起来特别,特别,特别戳心!请相信我,没有什么是一个地理的笑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加上一个温暖的拥抱!

可惜最近好像恋爱了。

怀疑是生物......

磨刀霍霍向生物。                             

                                                         BY.自然地理&人文地理

编者P.S:主cp也是生地(别问我为什么生物攻。)

 

你们想多了,你们男神和我真的是特别纯洁的友谊啊。生物想着学校的八卦校刊,再看看正在写物理题目的地理。

长太息以掩涕兮!唉中枪之多艰。

所以!地理你是怎么弯的啊!你咋还作死的看上了物理呢?!

 

【八卦小册】:

物理:二班物理课代表。年级前五。小提琴和钢琴均有造诣。与数学,化学等人交好。稍有偏执。

千万不要在他解题时去找他。

也不要在他发呆时打扰。

目前关系比较好的女生是化学。   

                                                          BY.理论物理

编者P.S:物化cp是很火的哦,不怕没粮吃!

 

 

 

为什么会喜欢上物理这个人呢?

迷妹们的看法很多很多,颜值,实力,性格......

但要地理来答,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为什么会喜欢上同性?为什么会喜欢上物理?

可能是第一次正式见面对方拘谨的笑,可能是路过琴房时的乐声正好是自己喜欢的曲子,可能是耐心解题时的一个侧脸。

反正发现时早已无可救药。

自然而然的想多在一起一会儿,想多了解他一些,想分享他的喜怒哀乐。

他第一次知道在喜欢的人面前笑起来的尴尬,第一次视奸了某人全部的动态,第一次因为一个人的心情而无法成眠。

简直像个傻逼。

 

从认识物理开始就是一场孽缘。

两个某种意义上相似又同样出彩的人很难不去试图与对方一较高低。

不管是成绩,人缘,甚至长相......不也是这年头不可忽视的一部分嘛。

这两人还都是靠才华吃饭的。

因而更有火苗,不管是哪个方面。

物理这人,用生物的话就是“什么事都一副不放在心上的样子,偏偏就是私底下在意的要命。别看他表面风光,实际上为了这点事不知道拼成什么样。”

而地理却是截然不同,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干脆利落,偶尔说错了也接受批评,只是还要梗着脖子叫嚷几句罢了。这点也没被生物吐槽的少。

火与水不可共存,被地理单方面杠上的物理心也很塞。不管去哪里,都有一个家伙不服气的目光瞪着,还有恶狠狠的嘟囔声在角落里嘀咕。

看过去却只有发小之一生物乐呵呵的眼神,还带着狡黠。

他发誓这种眼神绝对不代表着什么好事。

地理成功躲开追查,无名怒火几乎澎涌而出。

偏偏生物还是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还在火上浇油。

“啊啦,这次物理比你分高诶。”

“啊啦,这次的非官方校报杂志觉得物理比你帅诶。”

“再这样下去你的地位不保啊。”

“怎么办呀?”

“生物你少加那些毫无意义的语气词!”地理抖落一身鸡皮疙瘩,怒火中烧。

 

然后就是无穷无尽的追逐,永不停止的私下斗争,数学自己完全不是对手,政治又仗着s中第一颜的地位无可撼动。

这两位就算了,怎么能输给物理这个新来的?!

男性的尊严需要维护!

地理咬着笔头愤恨的想。

“交作业。”学习委员语文一巴掌拍他桌上唤回游离的神智。地理刚爆发的小宇宙败在新学的物理课里乱七八糟的光热下。被强行压回一个质点。

欲哭无泪。

抱着生物作业进门的生物充分发挥了一年来培养出来的损友情谊,从自己的抽屉里翻出本练习册扔给地理。

“啊啦,快点抄。回头还给人家。”

地理谢也没说转头奋笔疾书,在语文戏谑的眼神下硬着头皮交上了作业。

看看是哪位大神的作业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地理翻到封面。

MD,物理。

阴魂不散。

无辜的物理在走廊上和数学聊着题目,打了个喷嚏。

 

地理纠结了很久关于送还本子的事,毕竟是(单方面认为的)仇人,怎么想自己借(抄)鉴别人的作业都是主动认输的样子。

这怎么可以呢?当然是谁拿的谁送回去对不对!他在心里对自己说。想好了一下课就把本子扔生物桌上让她去送。

下课铃一响就准备甩本子的地理拿起物理的练习册,姿势潇洒地往后一......

“地理你出来下。”历史抓住他伸出来的的手,直接把他拉了出去。

等等!历史你什么事!团委又怎么了!我不干体力活!地理此时内心弹幕狂飙。

“哦。”

“好的。”

“知道了。”

“单子就这些吗?”

“保证完成任务!委员长大人放心!”地理哈哈笑着接过采购单夹在本子里,又在本子背面上写好了备忘。

没办法,这种计划外的事他通常转眼就忘。

回头再看教室里已经没有生物的影子。地理一咬牙,靠,老子怕个鬼!他又不认识我!

顺着人潮就往对面的班门口跑。

很明显他高估厕所峰期的同学素质,一个不慎就被人撞了下,手上的东西掉了一地。对方明显憋得不行,匆匆一句抱歉甩下来,头也不回地往厕所里冲。

连忙抢救还没被踩到的练习册。有好心的同学帮他捡了点递在他手上,他接过并回以灿烂的笑容。

“谢谢你啊同学!这年头像你这样助人为乐的人不多.......了。”

同学回以微笑,看上去甚至有点不好意思。

靠。物理。

真TM阴魂不散。

当然不能直接说我看你小子不爽很久了,所以地理尴尬的红了脸。连忙把物理那本练习册往他手上塞。

“哦,是你啊,正好生物要我帮她还一下作业本,不是我说,你怎么能借她抄作业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地理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正好,作业也还了,接下来就可以溜之大吉了。

他仗着自己跑得快,转眼就不见了人影。

物理无语的看着自己作业本里多出来的纸条和本子后面的日期地址。觉得非常尴尬。

这人谁啊?生物呢?

拿别人的作业本写东西,太没礼貌了。

可惜上完课应该就放学了,没时间找生物问了。

字写的还不错。

笑起来挺好看。

 

隔天就是个舒舒服服的周六,地理赖床赖到快十点,才被生物的夺命连坏call吵醒。点下接通,慢悠悠的从被子里爬出来。

“你是不是死在床上了!”

看来生气了,口癖都不带了。地理打着哈欠任由生物发泄。

今天穿什么衣服呢?放假了就是这点不好,在学校里一件校服打天下哪需要想那么多。

生物对他的懒惰表示愤怒,又掐好地理穿好衣服清醒过来的时间扔了枚核弹下来。

“啊啦,你还记不记得昨天历史要你做的事?”

......完了。地理马上翻箱倒柜的找昨天的记录本。

生物听见听筒里的声音就能猜到地理在干什么,无奈的翻了下短信记录,突然觉得自己昨天做的委实有点过分。

不过我也没想到地理蠢成这样是吧。她自动无视了自己解起题来别说别人的草稿纸,别人的衣服都敢直接写的毛病。

“啊啦。别找了,你把东西夹在物理的作业本里了。自己去商场找他吧。他应该就在大门口。啊啦......我记得你家离那里不远对吧。”

“不,我觉得我要去那个商场要走一个星期。”地理垂死挣扎着不愿接受现实。

“啊啦~我跟物理说你二十分钟内到。”生物挂了电话。

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地理想。

于是还是收拾收拾跑了过去。

 

物理很给面子的站在大门口玩手机,没有露出不耐烦的神情,礼貌的冲地理点头问好,把购物清单递给他。

地理打量了一番长长的单子,又看看自己的身板,不由感慨历史真是越来越会整人了。

这堆东西你要我带到学校去是想看我被压死当场吗?

他转了圈眼睛,看向物理:“那个,物理同学。”

“叫物理就好。”物理说。

“好吧,物理,你今天没事的话可以陪我买东西吗?我觉得这点东西我一个人搬的话就别说明天的太阳了,今天晚上的月亮都看不到了。”他不好意思的别看开脸,摸了摸鼻子。

物理被这动作逗笑了,虽然挺反感这种类似蹬鼻子上脸的行为。不过想起瞥过单子里的部分内容,他知道让对方一个人背这些东西的确不容易。

“当然你也可以拒绝啦,毕竟让你跑一趟也挺不好意思的是吧。”看他不回话,忙说。

“好啊。”

况且并不讨厌这个人,也许能做好朋友?

最后的结果就是两人坐在肯爷爷家里,一人一份儿童套餐,大眼瞪小眼。大摞用品堆在一旁的座位上。

一个上午两人达成了友好共识,地理对物理的印象由一个“不就是成绩好点的小白脸”到“细心体贴长得还帅”了。

可见地理的确是一个知错能改的好孩子。

 

就这样顺其自然的成了朋友,偶尔下课还能说几句话。

有时候体育课打班级对抗赛,主力地理还会收到敌方送来的水。他担心了小会儿这是不是对方的美人计,然后将水一饮而尽,对物理比出大拇指。

而且有了物理这个学神的增益光环,加上生物的嘲笑激将法。新学的物理课也不在话下的轻松拿下。

又交了个好朋友,成绩还保持在前十,班上气氛和谐不担心撕逼,校会三主席每天日常斗嘴能出部连续剧。团委书记和秘书处主任每天关心国家大事。地理眯眼睡在桌上补眠。初春的风温柔而和煦,阳光也不刺眼,绿化带里的杜鹃开了大半,红粉相间。喧闹的课间一如既往。这点普通的小日子过着过着让人无端觉得岁月静好。

 

古老的故事告诉我们,美好的生活是不会长久的。当完苦力又被抓壮丁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

艺术节是一个学校的奇妙设定,充满了“人性”的关怀。让你在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之余发光发热。

被校会和团委一致扔上台的的主持人地理顶着灿烂的笑容誓要与头顶的聚光灯一较高下,为了逃避出节目的另一个主持人生物抱着台词本坐在台下示意他下台让表演者上场。

“真麻烦,作业还没做完。”地理坐在生物边上,伸手去拿自己的书包。

生物拍开正去拿地理作业本的手,把台词本塞了进去。

被迫化了妆导致她现在一点都不想开口。

被生物的眼神攻击到无路可退的地理认命的翻开本子再过一遍枯燥无味的串联词。

却听到舞台传出自己喜欢的熟悉旋律。

台上的人身着正装,侧脸晕染着橙红的灯光,音符在指尖翻飞。二班的节目是老套的音乐表演,却别出心裁的做出了教堂唱诗班的效果。

旁边的八卦报主编兴奋地叫着,抓紧每一个瞬间拍照,“我发誓!这一次的发行量一定会再创新高!这样的物理太迷人啦!男的都会被掰弯吧。”

生物翻了个白眼,明显的不屑一顾。地理看着物理的侧脸挪不开目光。

会吗?

只听见心跳的节奏与旋律渐渐相合。

会吗?

 

如果不是撞见物理和同班的妹子共带一个耳机还笑的前所未有的温柔,地理也许会选择当一辈子的不知道这个答案。

没办法不知道了。

羡慕嫉妒的火苗烧的内心发烫,青色的蛇身紧缠着肺部几乎无法呼吸,脑海里是一片黑沼泥,扭曲地吞噬一切思绪。

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们只是朋友不是吗?

有这样一个漂亮的女生做女朋友我应该笑着送上祝福的......

可是不开心。

像看到男朋友出轨一样。

啊呸,谁是他女朋友。

电话里的忙音滴滴作响,生物坐在病床上对来探望的好友歉意的微笑。

孽缘啊。

 

“啊啦,我本来以为你是来谈谈暗恋心路的。”回忆了一番过去,再看地理这段时间头也不抬的画电路分析图。生物忍不住脱口而出。

地理顿住笔:“我还不至于这么傻的失去理智和你聊这些。”

鬼知道你会不会把这些消息卖到八卦校报上。

那你为什么还要第一个找我倾诉自己的问题,你知不知道接那通电话时物理就在旁边啊。好基友•生,无语中。

很明显,不知道。

而且为了一个人放弃难得的直升名额,这还不算傻到失去理智?

 

中考总是说起来难如登天,考完却也不过五场十个半小时的事。对于发挥稳定的几位学霸来说。更是轻松拿下。

地理看生物挽着物理的“小女友”招呼他下午一起去闹腾,不由的捂住胃,觉得自己有点胃疼。物理站在一旁帮两位女生拎包,没露出半点不愉快的样子。

一路到了定好的包厢,地理才看见其他几人已经在里面high了半天了,英语拿着话筒飙高音,语文虽然没有话筒,跟唱居然也完全不落下风,颇有几分抢戏的样子。

数学和历史,政治坐在角落里忍受魔音灌脑。比他们早到点的体育拉着美术兴致勃勃地点歌。信息耷拉着脑袋坐在另一边玩手机。

“人来了啊。”

“你们太慢了。”

地理一个个打着哈哈招呼过去。物理只是礼貌的招了手就在一旁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了。

等地理寒暄完回来,只看见生物一人躺在沙发上霸占了大片位置,头靠在“小女友”腿上。比手画脚的和那人聊天。

导致只剩下物理旁边的空位了。

地理发誓他看到生物给他比了个充满恶意的拇指。

他靠近物理:“你不怕生物撬你墙角?她可是个双性恋,男女不忌。你就这样放任你女朋友和她待在一起?”

天知道“女朋友”三个字一出口他有多心塞。

物理不是天,他不知道。所以在咬着“女朋友”三个字反复念了几遍后他才恍然大悟般的哈哈笑起来。

地理觉得物理念得每一个字都像是子弹打在心口。千疮百孔。看到物理笑起来更是脸色苍白,不敢去想下一句话是什么。

要是他本来没意识到自己的感情被自己一句话点拨出来了,那岂不是亏大了。

别说话,我不想听到你接下来的对女友的爱语。

“你想什么啊,化学跟我是发小啊。我们三一起长大的。”

“而且,”他指了指正在窃窃私语的两人,生物的眼睛正好对着灯光,灿烂而透亮,化学笑的眯起眼微微点头看她,手在她发间抹了一把,然后被生物气鼓鼓的捏脸报复。“你不觉得这两个人在一起时完全没有我插进去的余地吗?”

被闪瞎眼的地理接过物理递过来的狗粮,点头。

终于不是自己一个人被闪了。物理欣慰的想。对好战友地理多出几分好感。

物化什么的都是脑补啊!你看看生化!你看看!

生地什么的都是拉郎啊!你看看生化!你看看!

 

聚完后,地理被无情的生物扔给物理。地理脱口而出的“有异性没人性”在看到化学的时候硬生生的压了下来。

毕竟异性好像是自己来着,还是别乱说话了。

生物倒是没感觉似的主动凑上来特别真诚的握住了他的手:“啊啦。我都把你的情敌带走了,接下来就要靠自己了,加油。”

有本事你不要对化学笑的一脸宠溺好吗?你不是不喜欢甜的吗还去甜品店?你这是在帮我?分明是为了自己的二人世界!

是又怎么样?怂货。生物的左眼一个“嘲讽”,右眼一个“鄙视”,然后拉着化学就走。

留下一个地理,面对自己的暗恋对象。

尴尬。

“那个,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物理看地理萧瑟的背影,低咳两声打破了寂静。

“啊?”沉浸在心事中的地理傻傻的看了过去,逗得物理笑得合不拢嘴。

笑什么笑,要不是因为你老子至于吗?

地理愤愤然。

然后和物理一起回家了。

六月的太阳心软的放过了刚出考场的孩子们。顶着不算炽热的光线,手里举着刚出冰柜还冒白气的冰棍,一口下去凉到胃里。喜欢的人就在旁边,单手拿着包,白色衬衫干净的不染尘埃,一手给自己递上纸巾,让人擦去嘴角的奶油。绿色的树叶被风吹过的沙沙声和枝条间的蝉鸣聒噪成歌。

然后在家门口分别,地理道过谢后松口气连忙逃跑。物理看他匆匆逃开的背影,突然和地理的回眸对上。眼角眉梢都浸在阳光里。

真好看。他想。

要死啊。他想。

 

 

tbc

不管了!这已经是第四版啦!

生无可恋。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