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拿写作当思考手段
拿写作当发泄手段
拿写作当表达手段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131-134)

131.

你做好决定了吗?

没有。

……

你决定了吗?

没有……

……

你决定了吗?

让我再想想。

……

你决定了吗?

我……

……

你的时间不多了。

我知道了。


生物在床上坐起,披上外套往休息室走,赫奇帕奇的休息室是一片广袤的原野,一年四季都有柔软的青草地毯。

她也没用魔法果实弄出桌椅,径直坐在草地上,草叶从指缝钻出头来轻轻碰触她的手背,依偎在她身边。

天空和外界的时间是一致的,月光倾泻而下碎落在草地上,点亮了些许绿色。

“怎么不睡?”

“不小心吵醒你了吗?”生物头也不回,“还是你根本没睡?”

“都有。”历史也坐下来,拔了根草夹在指尖旋转。“一直在想事情,迷迷糊糊睡不着。”

“我是太兴奋了,睡不着。”

“因为政治?”

生物没点头...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129-130)

129.

“你在这里干什么,学生不准进入禁林。”政治垂下手臂。历史向右走了两步,正好挡住了身后的东西。

“我有老师的准许。”生物耸耸肩,“单论面对神奇动物,你们的自保能力未必有我强。”

政治一时失语,身为同学,自然对生物那种堪称神奇的亲和力有所了解。

化学从生物身后探出半个脑袋,问:“解决了吗?”

“你也在?”政治和历史交换眼神。反应慢了一拍:“我之前拜托你的事,有进展吗?”

化学微微点头,想说什么似的又被历史的咳嗽声打断。

“虽然打断你们不太好……但是政治,它快醒了。”历史把三人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让开身体。生物率先走上前,蹲下身与狼孩的视线齐平,挣扎着的狼人对上生物的眼睛,颤抖了一下往后退去。

政治往前走...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123-128)

123.

树枝在脚下“啪嚓”一声破裂,白色的绷带时不时挂在枝桠上让它的主人走的撞撞跌跌。

“你就不能把外袍穿上吗?”政治扶正脑袋上的狼头,回头向历史抱怨。历史把破烂的绷带从树枝上拽下来,摊手表示自己把外套扔在寝室了。

政治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外套扔过去。

“多谢。”历史套上对她而言偏大的衣服,调大魔杖的亮度跟在政治身后。

……

“不,没关系。”政治犹豫了下,“毕竟是我麻烦你的事。”


124.

历史停下脚步,盯着面前的巨树不发一言,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这棵树都大过了头,更离奇的是供养这样的巨树本应耗尽周围的所有养分,但周围却有不少灌木和乔木,众星拱月般围绕在它周旁。

“有人来过。”

“是吗?”政治问了句,历史点...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115-122)

115.
总之闹腾着就到了万圣节。
最后一节课宣布下课后,同学们不约而同地冲向寝室准备礼堂的庆典,南瓜灯漂浮在空中,蓝色的魔法火焰时断时续,玻璃上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毛线织成的蛛网挂在每一个角落。语文把围巾捆好,对着手心呼了口气,半晌说不出话来。
“第一次过万圣节?”历史抱着书路过,好心的问了一句,语文点点头:“虽然之前在书上看到过,但是亲眼见到还是有点不一样。”
“霍格沃茨的万圣节当然和麻瓜们的不一样。”历史说,“如果参加完礼堂的狂欢还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幽灵们的庆典。今晚会很热闹的。”
语文跟上她的脚步,好奇的问:“会发生什么?”
“总之,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116.
英语对着自己的打扮思量再三,...

明灯(妄想片段)

1.
“先生是个非常,非常,非常伟大的人!他的智慧无与伦比!跟我来,你一定会学到很多的!”数学拉着刚刚认识的伙伴,男孩子的友谊开始的短暂又突兀,只要一句简单的“想知道。”就可以缔结。
小男孩跟在他身后撞撞跌跌的跑着,仿佛还不习惯使用双腿,眼睛里却充满了期待。

那是希腊的智慧之星。

“先生!先生!”数学激动到拍打门框,“你上次说的那个……”
“我想到了!我想到了!”门被从里面猛地推开,赤裸身体的男人冲出房间大声的喊到,“我想到了!”他激动的简直要亲吻路上的每一个路人。
“先生……平常……是这样的吗?”小男孩问数学。数学抽搐着眼角,缓缓蹲下身子。
“不,相信我,不是的。”

2.
数学的身体比脑子更快了一...

我的房客都有病(番外)(下)


17.
“我们去看灯会吧。”语文提议,“往外没好远就到了。”
“你带路可信吗?”英语面无表情的问。
然而并没有用,其他人已经乐呵呵的跟语文走了。

18.
然后英语不得不承认自己以前看错了语文,这七拐八弯的路没语文带路她还真走不出去。
“所以为什么你在伦敦找不到路?”
“啊……这个嘛……”语文顾左右而言。

19.
半个小时后,他们在一条小河边停了下来。
河上飘着星星点点的河灯,悠悠的照亮河水,语文手搭凉棚看向对岸,“怎么现在还有人放河灯?”
“不行吗?”政治问。
“没事,就是有点奇怪,我不记得有这个习俗了,可能是有无聊的人乱放的吧。”语文解释道。
“你说的无聊的人是那两个吗?”历史点点河对岸的两个人影。
“我觉得他...

我的房客都有病(番外)(上)

1.
英语打着哈欠走下楼梯,房子里不像以往那么聒噪,静的让人有些害怕。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体育一手提包一手推门而入,“他们人呢?”
“三天前语文请假回中国了,历史的签售正好和她目的地一致就跟她走了,生物和地理去出节目,数学在被科学带着出外勤……”英语掰着手指,“政治现在应该还在房间里,物理可能去化学学校自习了,美术和音乐昨天匆匆出去估计这两天也不会回来。”
“难怪这么安静。”

2.
“安静吗?”信息阴着脸浮现出身形,“您有多条信息待查看。”
“不要总是用AI的状态说话啊……”英语吓了一跳,“有什么信息?我的手机不是关机了吗?”
“就是因为你关机了,他们才把消息全部一股脑的发给我了。”

3.
不能...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101-114)

101.
美术推开教师办公室的门,门内只有拿着教案的政治。
“早上好。”美术轻快的打了个招呼,“新学期怎么样?”
“就那样。”政治回答,“学长们上课也不老实,同学就更不用说了。”
“麻瓜研究的确有不少人觉得很水啦。不用太在意。”
“这正是我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麻瓜们用了无数种方法来解决他们生活中的麻烦,有的甚至比魔法更为便利,作为巫师,我们在使用魔法的前提下,如果能给吸取麻瓜界的科技等方法,完全可以过的更好,但是现在的小巫师们甚至没有心思完全听完整节麻瓜研究课!”
“说的跟天文学就没人睡觉似的。”天文打着哈欠走进来,“实操课只能晚上上课,每节课稍微一不注意就有人睡着了。”
“说实在的,我都不在乎他们上我的课...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90-100)

91.
“你倒是很悠哉啊。”数学坐在语文床边的座位上,撑着脸说。
语文则一本正经的回复:“哪有,我痛死了好么。”
“让你嘴贱。”
“喂喂喂,嘴巴最不加栏杆的不是你吗?”
“呵。”
“啊,抱歉打扰了。”生物掀开帘子走进来,检查一番语文的情况,“差不多,明天就好了。”
“谢谢你。”
“是我们该谢谢你。”生物愣了下,“你没必要出头的。”
“怕你们真的再打起来。”
“你也不想想自己。”数学冷冷的说。

92.
“你们……之前认识?”
“是的。”
“啊,大概是两三年前的事了,不过之后一直保持联系。”语文笑笑,“很惊讶吗?”
“是啊,没想到数学还会救人。”生物点点头,“那你们聊吧,我先去告诉他们你没事。”
“等一下。”语文叫住将要离开...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86-90)

86.
“你不去看看?”政治在塔楼处找到正在眺望的历史,“明明花了挺大的功夫让学校的魁地奇队接受一年级新生。”
“本来格兰芬多的院长就不想错过体育,而且救世主开了先河。再往下走其实没那么麻烦。”历史把脸搭在交叉的手指上,淡淡的说。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对魁地奇又没兴趣。”
“大概是无聊吧。”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怎么和你沟通。”
历史笑了笑,没说话,转身走了。
“你去哪?”
“去魁地奇场看看,我觉得我挺适合找球手的。”
“你这家伙……”政治追上去与她并肩。

87.
“你们两个不打算报名吗?体力明明很好的啊。”化学问冷静下来的地理和身边一直在看戏的生物,两人对视一眼,默契的同时摆头。
“我还要帮医学哥和博物姐的忙,...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