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通入碱石灰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90-100)

91.
“你倒是很悠哉啊。”数学坐在语文床边的座位上,撑着脸说。
语文则一本正经的回复:“哪有,我痛死了好么。”
“让你嘴贱。”
“喂喂喂,嘴巴最不加栏杆的不是你吗?”
“呵。”
“啊,抱歉打扰了。”生物掀开帘子走进来,检查一番语文的情况,“差不多,明天就好了。”
“谢谢你。”
“是我们该谢谢你。”生物愣了下,“你没必要出头的。”
“怕你们真的再打起来。”
“你也不想想自己。”数学冷冷的说。

92.
“你们……之前认识?”
“是的。”
“啊,大概是两三年前的事了,不过之后一直保持联系。”语文笑笑,“很惊讶吗?”
“是啊,没想到数学还会救人。”生物点点头,“那你们聊吧,我先去告诉他们你没事。”
“等一下。”语文叫住将要离开的生物,“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不要为难英语吗?”
生物停下脚步,挑眉问到:“为什么?”
“因为她不是故意的。”

93.
“纯血贵族的教育是洗脑式的。每个孩子一开始就被灌输了高人一等的思想,他们是纯血统,而其他人不过是混血的杂种。”
“英语的家教很严,所有人都要求她听话,走路的步伐,说话的分贝,饮食的顺序,坐下的姿势,一举一动都有规范,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改变,稍微有一点做的不好就被惩罚。”
和英语所以为的不同,语文第一次见到英语是在一次拜访中,远洋的食物并不能满足语文被惯坏的胃,她半夜爬起来悄悄溜出房间想找点吃的,却被走廊尽头的声音吸引,她没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打开了门,看见蜷缩在角落的英语。
房间没有窗户,唯一的光源来自自己刚刚路过的走廊上的一盏灯火:货真价实的小黑屋。和自己差不多年级的女孩被困在这里,一下子就激发了语文内心深处某种侠客精神,她跑过去拍了拍英语的脸把她叫醒,问她的名字和来历。
英语眯着眼拍开了语文的手,高傲的撇过了头。她辨认不出这个背光的人的外貌,只能确定这个人不是家人。
那就只能是下人了。
下人的肮脏血统。

94.
“贵族他们自己的教育和要我们原谅英语犯下的错有什么关系?”化学问,“难道她侮辱我的朋友,差点杀了语文就是可以被理解的吗?”
历史揉着眉心,闷闷的开口:“英语这个孩子不是坏人。她只是不敢再反抗了。”
“自我催眠。”
“是啊,催眠自己乖乖的顺应家长的要求,当一个好孩子,接受一切洗脑式的教育。”历史说,“我不要求你们原谅她,只是希望你们能理解她的痛苦。”
“那她呢?她就不用负任何责任吗?!”地理握紧拳头,忍不住抬高了音量。“就因为她受过苦?”
“她凭什么?”

95.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原谅她。”生物坦言,“我并不认为她的行为是合理的。”
“因为你们不像我们,家族的荣誉对我们而言远高于个人。”语文说,眼睛里是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沧桑。
“呵。”数学撇过脸,忍住了开口的嘲讽。
“哪怕这种荣誉建立在畸形的地基上?”
“是的。”
至少在我们无力反抗时,是的。
“我无法理解。”
“你现在也不需要理解啦!就当报答我好不好?”语文摊开手,“拜托了嘛~”
“卖萌可耻。”
“数学你闭嘴。”
“我同意数学的话。”

96.
【事情就是这样。】生物放下笔,看本子里浮现出新的字迹。
【好吧,就当谢谢语文,我不会去找她。】
【真是无法理解。】
【算了,跟我们又没有关系。】
【说是这么说,可是英语的行为真的很过分啊!】
【她是不是被罚义务劳动了?】
【啊……是的,被罚到哥那里打下手了。】
【便宜她了。】
【别乱说了。】
物理收起本子,看了一眼一直在看留言却一句话都没有写的数学:“你有什么想法吗?”
“没有。”数学答的很快,完全没有经过思考,“我对无法参透白莲花的思路。”
“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听到你骂人。”
“白莲花是骂人的话吗?”
“对我们来说不是吗?”
“好吧。”数学抬起头,“我就骂这个傻逼了怎么的?”
“你怎么这么关心她啊。”物理凑过去问,“明明一直不怎么……”
“跟你无关。”
“好吧。”

97.
历史隔着一扇单面玻璃看着英语缩在一旁帮不上一点忙,忍不住叹了口气。
“你再这样就真的一点都不像十一岁的孩子了。”
“本来也不是十一岁。”历史说,“你的事情弄完了?”
“今天的任务完成了。”
“那还不错,加上今年还有七年,你能搞定吗?”
“我不知道,其实如果能有更多的人就好了,集体氛围比较适合他的成长。”
“太多人也未必是好事。看看英语。”
“特地把她调到这边来是想让她照顾语文吗?”
“被你看出来了。”
“没有用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
“打赌吗?”
“你从哪沾染的坏习惯?赌一次办公室打扫。”
“你输了帮我打扫寝室。”
“成交。”

98.
“你就没有一句话想说的吗。”当英语第三十次晃过病床时,语文没忍住开了口。英语身形一怔,微微偏过头看了一眼语文。
“明天就能出院,别瞎操心。”
“没有。”
“只有我们两个人在你还这么拘谨干什么?”语文把吃到只剩核的苹果扔进垃圾桶。“我又没生你的气。”
“你为什么不生气?”
“因为我很高兴自己还活着。”
“……你还真是乐观。”
“这是一个导致我受伤的人该说的话吗?”
“……”
“对不起。”

99.
“我赢了。”历史说。

100.
语文没说话,伸手去摸英语的头顶,英语低着头不敢反抗怕让语文扯到伤处。
又或许是她根本不想反抗这只手的温度。
“这样还真是乖巧呢。”语文说,“其实不乖也挺好的。”
“为什么?”
“因为我们并不是为了让人爱而活的。”
“但我们为了责任而活。”
……
“你说的对。”

TBC

假期结束,准备学习,有缘再见。

评论
热度 ( 6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