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通入碱石灰

双螺旋——伴随

摸鱼的瞎扯向,不具备史证价值
本篇主医学和生物

医学一直认为医院是个神圣而严肃的地方。
所以当他看见同事们以滑稽的眼神注视自己和眼前的女人时,第一反应不是爆粗口解释,而是捂脸羞愧的蹲在地上,女人把视线从涂了大红色指甲油的手指上挪开,笑出声来。
“别闹了……”医学从嗓子眼里挤出这句话来。女人蹲下来,红色的指甲戳到他苍白的脸上。
“跟我走?”
“我还有病人……”
“我找了人帮你代门诊,虽然不太好……不过……”生物看了一眼手机,“假已经请好了。”她用脚踢了踢医学的膝盖。
“你还不站起来?”

被自己名义上的妹妹换着外貌连续骚扰一个月是种怎么样的体验?医学脱下身上的白大褂,脑子里不由得冒出知乎体,生物伸手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医学借力伸直腰,总算恢复了点血色。
“都这样了……你真是……”生物没说完话,他们之间也不需要说这话。她伸手把医学的衬衫领子理好,勉强满意了医学的状态。
“你总不是来训我工作的吧。”医学也很无奈,他刚刚做完几台大型手术,正是最忙的时候,要不是来找他的人是生物,他可能面都不见一次。
他总是拿她没办法。

生物没多话,扯着医学往外走,径直把他塞进自己新买的原谅色跑车里。“你补一觉,我办事你放心。”
好吧,他的确应该放心。他看了一眼戴上墨镜的生物,忍不住在记忆里拉出那个小小的女孩加以对比。

女孩扎着难看的羊角辫,手里是剥了皮的青蛙,她仰头看向医学,满手都是血,眼睛却是生命的颜色。
“你好?”她绽开笑容,把手里的尸体轻轻放在一旁,在粗布上匆匆抹了抹手掌,向他伸出带着干涸血迹的手。
“你好。”医学蹲下身子回握了她,背后的草药在篮子里沙沙作响,女孩的嘴角咧的更大,医学心下一软,默许了对方凑近自己,他自己身上常年是草木的清香,对方身上的味道却多少有些琢磨不透,但又给他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鬼使神差的,他问这孩子:“跟我走吗?”
女孩没有丝毫犹豫的拉住了他的衣角。

这一住就是几十年,他没有老不说,这孩子也没有丝毫变化,上山采药的日子枯燥,治病救人的日子劳累,他职责所系自然不会抱怨,这孩子也是乖乖巧巧的一路帮忙,做的比他带出来的几个学生还好。他放下行李,在新的地方安居下来。女孩打来水忙上忙下的擦洗,把落满灰尘的小屋收拾整洁。
“小叶子,你先坐下吧。”医学喊她休息,两人便一齐躺在沾了水的地板上,乘着阴凉打了个盹,医学喊女孩小叶子,因为她的眼睛总让他想到春天的新叶。女孩也会乖乖应声,叫他哥哥。
这样的日子也挺好,入睡前的医学迷迷糊糊的想,不管小叶子是妖怪还是神仙,总算在自己身边不会害人。
总算在自己身边……
苏醒时小叶子却没了身影,医学惊出一身冷汗,忙爬起来找人。
“你在干嘛?”门外的身影熟悉又陌生,医学转过身,不知道该说什么,历史向来排斥他们和人类交往过密,又该怎么和他解释自己和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孩的关系?
“你看见一个绿眼睛的女孩了吗?”他不抱希望的问。
“来的路上看见了,三条街外,有人在杀猪,她凑的挺近的。”历史流畅的说出一系列消息,“她看起来很感兴趣。”
“这样吗……”医学皱起眉,披上外套往外走去,历史跟在他身后。医学也没管待客的礼仪了,一言不发的跑向街头,在人群中把兴致勃勃的小叶子拖了出来。
“你醒啦?”小叶子回头看他,依然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医学沉下脸,低声训斥道:“你在这种地方干什么?”
“看它们啊。”小叶子扬手给他指出一排血淋淋的心肝脾肺脏,骨头还未剥离,能看见肌肉的经络,医学还没想好怎么教育小叶子不要看这些血腥的东西,历史已经走上前来,蹲在小叶子面前,盯着她因为靠的太近粘上血的脸,小叶子眯起眼,后退两步坐在地上,嘴巴一瘪竟是要哭出来。
“历史你干什么!”医学也顾不得别的了,赶紧把小叶子抱起来,拍拍她身上的灰尘,给她擦干净血污。
历史没有回答医学,反倒对小叶子微微一笑,转身离开,医学松了口气,摸了一把小叶子的头带她回家。
小叶子一路抓紧他的衣服,医学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心里想着再见到历史一定要拿他吓哭小孩取笑,却在小屋内找到了品茶的历史,惊的差点松手。
“走的真慢。”历史没有丝毫愧疚的表情,“你给这孩子取了名字吗?”
“有,叫小叶子。”
“噗嗤,”历史想到了什么似的,“不错,挺好,很棒。”他连声说道,笑意却完全不加遮掩。医学红了脸,坐到他对面,板正了脸就要质问他来意。
“我是来看看这孩子的。知道她过的不错就行了。”历史的答案大大出乎医学的预料,忍不住低头往怀里看去,小叶子睁大一双眼直勾勾的看着历史,身体不自觉颤抖。
“这孩子……”
“这孩子是我们的同伴。”历史答到,“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他突然严肃起来,“她不可能跟你一辈子。”

倒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啊。医学睁开眼,生物在驾驶座上,眯起眼不知在想什么,也没反应过来医学醒了。
“稀客啊,你们两人还要在我的店门口坐多久?”对面的大门一开医学就觉得大事不妙,文学一身带流苏的衣装,走上前替他开了车门,生物也回过神来,下车锁门一气呵成,轻车熟路的进了店,一看就是熟客。
医学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觉得一定是手机坏了。
今天怎么可能不是愚人节呢?

小叶子被接走时他自然有不舍,可对面的女人说的话却无法反驳,他也曾接受过这人的教导,知道对方的实力,小叶子跟着她能明白更多,也许包括她自己的名字。
他不是最适合教育小叶子的人,从这么多年了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就可见一斑,虽说多数时候名字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个会改变的代号,但那代号也得是他们明白自己是什么时才能让他们知晓。
他没能让小叶子明白,也许她可以。医学想着,向博物学认真的鞠躬,小叶子也跟着照做。
博物学回以同样的尊重,带走了小叶子。

“你在想什么?”文学坐下,电脑随便的摆在一旁,医学看了眼,上面是长篇大论的影评,丝毫还有自己的假名出场,文学注意到他的目光,把屏幕关上,医学把桌上的茶杯拿在手上把玩,青花在白瓷上安然绽放。
“想你还要拿这副样子在我面前多久。”
“当个女孩子多好。”文学撇了撇嘴,身形渐渐扩展开来,“只有你一直死板的很。”
“我是不知道你这么熟练的理由……”医学叹息,理论上他们没有性别,外貌纯由个人喜好,但文学的变形转换一直熟练到令人发指,“麻烦您对自己认识清楚点好么,别带坏我妹妹。”
“你妹妹?”文学指了指带着甜点走进来的生物,似笑非笑,“你觉得,她还是你妹妹?”
生物抬眼笑了一下,一瞬间眼里依然是那种鲜嫩的翠绿色,但在光下却无端暗了下来,呈着深邃的墨绿。医学默然。
有时他真是觉得文学这家伙真是讨厌极了。

他最开始并没有对生物的名字有什么反应,大概是无数个名字中的一个,直到看到那孩子站在他门前,指间夹着片叶子,棕发在光下闪着金色。
“你好?”那时已经和他差不多高的生物歪头跟他打了个招呼,“我是生物。”
“你好……”他犹豫着,盯着对方盛满春天的眼睛,“我认识你吗?”
“哥~”她拖长了音调,笑眯眯的看着,医学瞪大眼,然后也笑了,伸手在生物头上摸了摸,“小叶子。”
“现在是生物啦。”
她不再是他身后的小叶子,她有了自己的名字,也有了自己的路。

评论
热度 ( 9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