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通入碱石灰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21-25)

21.

分院仪式是个很神圣的东西,但自从救世主表示帽子其实会听从每个人的心愿后,分院仪式的神圣性就大打折扣。

“那么大声的不去赫奇帕奇也太过分了吧。”语文对身边的英语低声说。

“没办法,自从斯莱特林洗白后,大家开始觉得只有没什么个性的人才会去赫奇帕奇。”

“赫奇帕奇的院长是谁?是那个最生气的吗?”

英语往教师席上看了一眼。

又看了一眼。

再看了一眼。

卧槽,为什么你看上去和我们一样大却坐在教师席?

22.

很明显怀有这个想法的人不止一个,生物盯着教师席上的历史,差点被椅子绊倒。

她满不在乎的直起身子,把帽子往头上一盖,还没来得及思考——

“赫奇帕奇!!!”

……

……

……

“我不知道啊,格兰芬多的勇气我不缺,拉文克劳的智慧我也有,斯莱特林的独门吐槽功我也修炼到位……天哪,我是不是太完美了!”

善恶由天定,天道有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地理很不客气的笑喷了。

23.

“不过她还蛮开心的样子诶。”化学看生物蹦蹦跳跳的坐在赫奇帕奇桌子旁边,还兴冲冲的向这个方向挥手。

“她一向这样。”物理推了推化学让她去测试,分院帽犹疑半晌:“斯莱特林!”

“还好。”地理说,“那个白袍子的女孩是谁?”

“叫语文。”物理说,“东亚那边天朝的。”

“她来这里干什么?我记得他们那边有自己的教学体系。”

“谁知道?”

“听说是把训练全部超额完成,家里让她出来历练。”

地理转过头:“怎么是你啊?——政治。”他跟物理介绍到。

24.

“格兰芬多!”

英语点点头,毫不意外。

“你很清楚她会去格兰芬多。”数学说,“为什么?”

“因为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是宿敌啊。”

她走上前去——

“斯莱特林!”

25.

“轮到我了。”地理冲物理挥挥手,帽子碰到他的头,大声喊到:“格兰芬多!”

“挺好的。”政治说,“他很适合。”

“嗯。”物理说。“下一个是历史吗?”

历史从教师台上下来,手指刚刚搭上分院帽——“赫奇帕奇!”

“……这大概是第一个帽子都没带的吧。”

“霍格沃茨史上第一个。”

评论
热度 ( 10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