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通入碱石灰

《写个故事吧》【1】



【写个故事吧。】有人在我耳边说。
好啊,写就写。

“月亮想要成为星星,前往星之谷询问方法,途中艰难险阻不断,它走了很久,久到觉得自己无法走下去了,便放弃了这一切。殊不知,星之谷就在它后退的地方不远处。
最后的最后,月亮也没有成为星星。”
孩子稚嫩的声音念完这个故事,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祖父。祖父呵呵笑着摸了摸她的额头。
“才不是呢,月亮没成为星星,是因为它有放不下的东西啊。”
身后原本已经入睡的雪鴞微微睁开眼睛,注视着主人的背影。
思绪骤然回到很久以前。

那时候雪鴞还在它原主人那里。原主人是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子,住在空旷的原野上。不会养动物,也不会照顾自己。
她总是仰望着天空,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它记得那里的黑夜是没有星星的,主人有时候会自言自语:“天上只有一个孤零零的月亮呢。”
“你说是吗?”主人偶尔会和它搭话,那个时候她的眼里才有了几丝灵动,不似往常总是静如死水。
主人也一直只有一个人,它有时候会想。

认识现主人的过程说起来倒尴尬:原主人连着两三星期不见踪影,它饿的不行,只好飞去找食物,飞得越来越远,远到天空都出现了星辰。
现主人当时还是个孩子,收养了它,也照顾了它段时间,但它还是想回去,说来也奇怪,原主人对自己不算好,它却不管怎样都想回到她身边。
现在也是一样的。
孩子在祖父的柔声中睡去,雪鴞飞到主人肩上,注视着天空的银月。
我很想你,卢娜。

它从现主人处飞回时,主人看到它,只是笑,眼角弯弯的像月牙,“你回来了。”
他下意识的点头,没反应过来其实主人根本不能理解它的意思。
“还带了朋友来?”卢娜看向它飞来的方向,眯起眼试图看的更清楚一点。
远道而来的客人风尘仆仆,粘着泥土的脸颊上是一双傻愣愣的眼睛。
正是初月,漆黑一片,卢娜抱着鸟在前面领路。
“请小心脚下,没有月亮的晚上总是处处危险的。”
“你们这里没有星星吗?”
“那是什么?”
“像小颗的钻石一样,嵌在空中的,闪闪发亮的。”
“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卢娜把门打开引着客人进去。“好好休息。”
“等等,”客人手撑着门框问,“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卢娜。”

那天晚上卢娜梦见了黑夜里,铺满天空的星河,星星缓缓的逆时针旋转着,仿佛要倒流时间……
“好久不见。”她在心里说。
第二天一早,客人就看见卢娜坐在他旁边的椅子上清理东西,床前一碗蔬菜粥还在悠悠的冒着热气。
“你要去哪里?”
“去找星星。”卢娜背起装有她家当的小包,“一起吗?”
这可真是疯狂,他忍不住笑起来。
“走吧。”
他说。

一路上有繁华的街市,喧闹的集市,清净的小镇,再远些时人迹慢慢消失,丛林的鸟叫声渐渐出现,风声中有花的清香。
不知名的旅人为他们指明了方向,客栈的大娘善意的为他们打点行装,小镇上的少年少女奏起欢迎的乐音,森林里的巫女给他们刚采下的果子,向他们行了个奇怪的礼节。
“传说星星都住在大陆最北方的星星谷里,每一颗星星都有自己负责的天空的一角,他们守护着脚下的土地,为久旱的土地请来雨水,为阴沉的天空引来求来阳光。这件事只有星星能做,只有数量众多的星星们,才能最大程度的照顾好土地。”
天空是很冷的,星星习惯了这种寒冷,便只能在大陆的极寒之北生活。
他们已经踏上了北方的土地,不同于原本的四季分明的家乡,这里常年积雪,狂风是其中的常客,客人把自己缩在厚厚的大衣里,往手上呼气。雪鴞也缩紧羽毛,尽力不让热量散失。
“太阳的家乡是极东的光之都,它在古老的时光里曾对人类的祖先发誓,人类只享有每天一半时间的光明,余时将是无边的黑暗。月亮不忍心人类在暗处摸索,便收集太阳的光在黑夜里送给人类。星星佩服月亮的无私,便在黑夜工作,陪伴着月亮。用自己的光遮掩月亮的私行。”
“但人类发现光明不需要只靠太阳。”卢娜接过话头,迎风伸直双臂,任由狂风灌入四肢,她在这么寒冷的地方居然也没穿什么厚衣服,“夜间的光芒不在只有月亮和星星主导。”
她的发间,睫毛上结上了霜花,细小的冰晶粘着衣服的褶皱上,一片雪白。

“要到了。”她突然说。
“?你怎么……”
“跟紧我。”卢娜没给他提问的机会,一把抓住他的手,他几乎以为自己抓住了一块冰,冻得他无法回握。
她奔跑起来,他看见深蓝色的天空盛满了星星,无数星光正在前往自己的“领地”,光芒越来越盛,晃得他睁不开眼。
即使闭上眼睛也无法阻止光线的射入,眼前的颜色不断变化着,深蓝,暗紫,血红,青绿,明黄,亮橙,无数色块相互交叠,破碎,重组,视线里的形状扭曲成幅幅奇异的图画。
黄色的弓形,白色的圆点,螺旋的红线和蓝色的巨大色块,逐渐蔓开的绿华,一层层将其他颜色覆盖,吞噬,缓缓汇成白色的寂静。
他看见月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卢娜的声音在耳边炸响。
“睁开眼睛吧,悠着点。”

巨大的冰树上挂满了小粒小粒的光,还未出发的星星们因陌生人的到来轻轻旋转起来,闪烁不定。
较暗的一颗停留在他面前。
“好久不见。”星星说。
“好久不见,那件事呢?”卢娜说。
“你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她从颈上取下一条项链,坠子是面小巧的镜子,镜面在这么多星星的光亮中居然更亮几分。她手下一用力,就要将镜子捏碎。
“你疯了!”
“我想看看是什么样的土地会让他这么入迷……”卢娜说着,手上的力气又加了几分。
“你……”星星说不出话,只好用自己的光芒把镜子从卢娜手里夺出来,长叹口气,把她赶去换身衣服。

“那个……您好?”客人弱弱的说。
“不用这么客气,你叫什么?”
“厄尔斯。”身后的切切私语声骤然旺起来,星星大声咳嗽提醒。
“还是这样呢……乘着月亮,不,卢娜不在。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了,月亮爱上了一颗星星。那颗星星很普通,甚至没有美丽的光芒。
但月亮就是特别喜欢它。
月亮总是注视着那颗星星,在星星所负责的地区徘徊,给那片土地送上的光芒都比别的地方多几分。
其他的星星们也悄咪咪的关注这件事,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增添了几分八卦的乐趣。
星星知道月亮的心情吗?
没人知道。
但星星最爱的是那片土地,他一直看着它,凝视着土地上的一点一滴。到最后,竟将自己与那片土地融为一体。
那天晚上的月亮出人意料的明亮,将那块土地照的宛若白昼。
那天晚上的月亮把自己的心交给了她的爱人。
清晨的太阳出现时,月亮坠落了。泪水汇成一面镜子,代替原来的月亮收集光芒。
真正的月亮去哪里了?不知道。
星星依然环绕在镜子身边,保护它不被太阳发现。
但它们不再去那片土地了。
从此,那片土地成了无星的地方。

故事讲完了。
卢娜站在他们背后,月白色的长发随意的束起,随手挑的衣服披在身上。她现在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之前那个瘦小的女孩了。
“你为什么要变成星星?”
“在太阳还没有立下誓言时,我就认识他了。或者说只认识他。他那么黯淡,和正常的星星差的太多了,我也那么普通,没有价值和意义。你们那时还不知道我的名字。”
“我喜欢他说起自己的土地的眼神,热情的,真诚的,不带一丝杂质。像火一样温暖。”
“我在那片土地上住了这么久,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用这样的眼神描述这片土地。”
“他永远不会像我注视他那样看我。”卢娜垂下眼,双手无意识交叉握紧。“我想试试换个角度看他,也许就明白了。”
“也许就能放下了。”

“你啊……”星星应该是在摇头。“但你也知道……”
“一直都知道。只是想试试而已。”卢娜说,“这一路走过来,差不多也满意了。该回去了。”
随着话音落下,天空的银月裂开,碎成万千银光滑落天际,卢娜向着天空的方向走去,越走越远,越走越高,在月亮彻底消失殆尽时化为一轮新月。
“雪鴞拜托你照顾了。”她最后的声音徘徊在耳侧。

星星们的吵杂声失去了管束,瞬间就变本加厉。
“我赌赢了!泪水是在这个我赌的时间里流下的!”
“它忍了那么久,还是落下来了。”
……
“月亮这个疯子……”
“她都放下了吧……”
“谁知道呢?”
“说起来,那颗星星的名字,和站那的那位小哥的很像诶。”
“?!”
……



“我也有点想她了。”
 雪鴞和主人一起站在家门外,任由月光一如既往的倾泻而下。

评论
热度 ( 3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