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通入碱石灰

【双理】暗恋(下)

校园背景

认真你就输了

前文:不会做超链接......戳头像吧。



“啊啦?你问我是怎么和化学告白的?”

正式成为高中生的第一天,重新回到教室被地理神神秘秘的拖到角落里的生物心很烦。

地理羞愧的把脸埋在桌上。

“啊啦,这是个好问题。”生物回忆了一下,反头对化学喊道“化学!如果我是亚硝酸细菌你愿意当我的氨气吗?”

“嗯?哦。可以啊。”化学头也不回地说。

“啊啦,告完了。”

还能这么告白?

地理目瞪口呆。

“啊啦,不要想了。我和化学的情况和你们两不一样。”生物摊开手,“我们都有足够的自信在彼此心中无可替代。你现在还做不到。”

“就算我什么都不说,我也不用担心她会离开我。也不怕被撬墙角。”

地理突然觉得一阵冷风吹过。抖了两抖。

你怎么还记着仇呢?

 

时钟一圈一圈转,日子一天一天过。要说实在有什么特别的也没有,无非是隔壁班的学霸又被完虐哭的心慌,邻校的老师来参观学习,数学一如既往地每天和语文英语拌拌嘴吵吵架,做起正事却完全不落下风。历史像过去一样每天一副想睡觉的样子,偏偏学习人际校团委的工作都做得游刃有余,还有大把的时间和政治讨论人生,忙着奥赛的生物化信等几人每天的课间都交给了赶作业和补觉,充实的生物连恩爱都不秀了,特长生的训练有过之而无不及,上课时都不见那几人的身影。

地理担起了班长的大任,帮帮老师教育不省心的同学也是苦不堪言,尤其是有时会遇到慕名而告白的同学。

额......

比如这种:

“地理大大,我喜欢你很久了!”

“不好意思我要以学习为重,不过谢谢你的喜欢啦!你还是很有眼光的!要加油和我分到一个班我说不定会考虑下?”

再比如这种:

“地理同学,可以帮我把这封信交给数学\政治\体育\美术吗?”

为什么要找我啊?我看上去那么像爱情的使者吗?你知道现在他们看我的眼神都像是看基佬吗?

不,我好像本来就是基佬来着。

呸谁他么是基佬?

更加过分的还有这种:

“请告诉生物同学,我真的很喜欢她!”

你是个妹子吧?是吧?

我靠生物是个双已经有这么多人知道了?

还是只是单纯的生物的魅力男女通杀?

妈呀!化学你什么时候醒了!!

睡眼朦胧的化学瞥了这边一眼,倒在一边的生物肩上又睡过去。刚刚清醒不久的生物凑过去亲了亲她的额头,在化学伸手打过来时又飞快地避开开始写作业。

地理递给来告白的妹子一袋狗粮。安抚了半晌才让她回自己班级。

 

物理收到告白信时也不以为怪。只是看着这字迹怎么看怎么眼熟。

“做相互吸引的正负极?”化学探头看了眼信。饶有趣味的评价,“比你之前收到的那几封有意思多了。”

“恩。的确。”

隔天地理的桌上多了封信。

“啊啦?地磁与极点?听上去有点浪漫啊。至死不渝的追随吗?”生物听地理复述了遍内容。说。

“明摆着是拒绝吧!地磁的南极点指向地理的北极点!这不是说明我们在两条方向不同的路上吗?”

“而且还有磁偏角啊!这不就是说我们的目标永远不在一起吧!”

......生物有点想骂娘。

哦算了,母本是无辜的。

 

值得一说的是分班考试地理总算是没有脑子一热跑去学理,当然私底下历史政治生物劝过他多少遍我不说你也知道。

高二的地理在又一届艺术节上看台上的魔术表演,魔术师互动的小环节被某人暗箱操纵了。

他上台和三位魔术师并肩时才感到有什么不对劲。过浓的妆容遮挡了容貌但声音并没有丝毫改变,更何况生物的语气里上扬的音调本就极具分辨力。刚一说起游戏规则,就让站这两人cp的人炸开了锅。

“你不怕化学吃醋?”

“啊啦,我们早就说好了。倒是你,准备好了吗?”最后五个字故意放大了声音让本来在耳语的地理吓了一跳。

 

刚刚变了色的玫瑰被物理温柔的插进头发里。地理还没反应过来就已沉溺在物理的眼睛里,暗色的虹膜总有让人想一探究竟的冲动,也难怪语文蝉联了那么多届最迷人眼睛奖。

漂亮的深紫色里倒映着灯光,还有地理惊慌的模样。化学拍拍物理的肩示意他晚点再深情流露。

生物接过数学带上来的道具箱把还在晃神的地理扔了进去。藏在道具箱里的同学分分钟把地理身上挫爆的校服换成了古典骑士装。

再次被拉出来的地理反射弧才刚刚换到游戏规则的“魔术箱会决定你接下来和哪位同台表演。”

怎么决定?

他看到魔术师们的装扮很明显故意差了千里。物理打扮得像古代的王子,全身笼着金色的光辉,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他想起第一次看物理上台时也是这样。

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

骑士对王子行效忠礼。他想起过去看到的童话,不确定的在物理手背留下一吻。

台下的呼喊声更加热烈起来。地理尴尬的对上物理,“效果不错吧。”

死要面子活受罪。

祭司装的化学轻咳两声,拉着看好戏的巫女生物退了场。

场上的地理好不容易在全程注意力不集中的情况下完成了演出完美谢幕。傻愣愣的被物理拉下台。

 

地理转全程脑空白的回了自己班级座位。身边的戏谑笑声一阵高过一阵。

什么情况?

坐他身边的历史上下打量了他的新装扮一眼,嘴角飘笑。

骑士装的地理头上还带着物理刚刚插进他发里的紫色玫瑰。

他发誓看到坐在隔壁班的几个罪魁祸首幸灾乐祸的眼神。

花朵在他手心旋转几圈。地理再也没了好好看表演的心思。玫瑰的含义毕竟是烂大街的人尽皆知。

而物理送他花的意思呢?

会是我想的那样么?

会是我期待的那样吗?

他想着过去的一幕一幕,又幻想了未来的一年一年,每时每刻都有那人的影子在身边,他们可以一起去看电影,在西餐厅里享受美食,可以在家里赖一整天,不去想任何事情只有彼此,他们可以一起探讨关于科技最前沿的内容,然后乐滋滋的继续努力于自己的领域。

或许会有一天,他们在自己领域的最高领奖台上。宣读着精心准备的发言稿。然后在不同的地点,异口同声的说出自己最感谢的人是彼此。

然后他们携手走进无边的历史长流。

怎么可能呢?

幻想之所以只是幻想就在于即使是做梦的人也清楚自己的痴心妄想。

不可能的。

我只要好好看着他就够了。

我不可能是他身边的那个人的。

花瓣碎在地上,地理闭上眼,听着台上的语文和英语流利的把话题引向下一个节目,睡着了。

 

高考结束后,语文和英语去了L大。政治和历史如愿被A大录取,数学物理化学生物信息几人的奥赛成绩让他们得以在众多顶尖大学的橄榄枝前挑挑选选,地理顺利的收到第一志愿的通知书。

最后的兵荒马乱的日子也结束了。

他们在母校的操场上最后跑了圈八百米,第一的到达终点的地理被随后的几人压倒在地,背后是学校的人造草地,眼前是万里晴空。

他们把自己积了几年的试卷扔了满地,笔记送给交好的学弟学妹。然后被学校赶着去打扫卫生,最后又成了举着扫把的大战。

他们一起躺在草坪上,等太阳收下最后的余晖的瞬间,许下了一个又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心愿。

也许关于理想,也许关于爱情,也许关于身边的人。

满满都是对未来的期许。

这样也挺好,地理转头,在他身边的恰是物理,他贴着物理的脸,想着刚刚的心愿,鬼使神差的亲了上去。

就当是朋友之间的亲密吧。

他在物理同样看过来时扬起了大笑脸。把手里的沙子顺他的领口扔了进去。开启了新一轮的追逐混战。

反正从此分别.

就当是最后的疯狂。

 

 

 

 

伪.END

 

 

 

 

 

 

 

 

 

 

 

 

 

 

 

 

 

 

 

 

 

 

 

 

 

 

 

 

 

 

 

 

 

 

时隔多年的聚会上,已经是一个(自认为)成熟的男人的地理又一次看到物理时,不禁开始回忆过去。

物理穿着依然随意,架不住颜好穿什么都好看的定理,让地理更加收不住乱跳的心脏。

想好了,这次一定要把自己的心事说出来,家里早就出柜了,快点把人拐回去才是正道!

地理用力的给自己鼓劲加油。

“地理你脸色不太好啊,要不要让生物给你看下?”路过的语文不咸不淡的关心让地理瞬间破功。

“啊啦,说我什么呢?”笑嘻嘻的生物从后面给地理一个拥抱。大力的拍了拍肩。“这么久不见想我没?”

“诶,地理你的脸怎么这么红?生病了?”刚刚那点重逢的激动瞬间消失了。

“不不不,没什么的,真没什么。”地理感到物理投过来的视线,脸更红了。

“啊啦,那好吧,工作虽忙保重身体啊。”生物笑着在他耳边轻声说“加油拿下物理哦。”

...........

生物你闭嘴!

 

“好久不见,物理。”

“好久不见。”物理依然是那样举手示意,一瞬间好像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

“其实我想和你聊聊很久了。”

“聊什么?”

“正负电荷?还是磁偏角和极点?”物理笑道。“我们早该谈谈了。”

“你早就知道了。”

“是啊。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你的字挺好看的。”

“喂喂,这么说是在夸我吗?”

“我以为是的。”

“谁先说呢?”

“我先吧。”物理清了清嗓子。

“其实在生物口里听说过你很多次了,因为这点事化学还和她闹了点脾气。我最开始对你的印象也只是一个......蠢蠢的,但很有朝气和活力的人。

然后你也证实了这一点,第一次就把东西落在了我这边。之后我们一起去逛超市,成为朋友聊天。

初二的艺术节老师问我上不上场,我跟他说可以,但曲目让我自己选。然后我选了你经常哼唱的那首。

其实那时候我就想,你可以站在我旁边的台阶上一起唱就好了。演出的时候我看了你一眼,你一定不知道那个时候你呆滞的样子有多好笑。

好了好了别打我。我只是实事求是的评价。

在那之后却一发不可收拾了。

我想我可能是喜欢你的,但谁又说得准?我不知道这种喜欢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不知道这种玄乎的感情是否会从一而终天长地久。

最重要的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和我是一样的情感。”

他的眼睛闪着光芒。

“之后我可以确定了,却又开始不确定来。毕竟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我希望和你从年少轻狂走到白发满鬓。但你也知道,未来是不好说的。我无法确定那个未来是不是我想要的。如果不是,我宁愿它从未开始。”

“不过现在看来,差不多了,该做的准备都做好了。我确定了我的心意。”

“只差最重要的一个部分了。”

“地理,你愿意成全这个梦吗?”

 

“轮到我了?”地理握住物理的手,指腹有常年执笔留下的茧痕。

“其实没什么好说的,我的回答你也都知道,不是吗?当年我们还小,我害怕这种禁忌的事,觉得不会被理解。

幸好还有人在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虽然生物是个不靠谱的家伙,但她作为朋友也倒是难能可贵。

在最后的那天我许了好多个愿。每一个都是有你的未来。

我也一样害怕这种喜欢是否只是昙花一现的少年心性,但现在几年过去了,我想我已经可以为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决定负责了。

我的答案依然没有变。”

“是的,我愿意,我也喜欢你。”

 

这场漫长的暗恋终于可以结下尾声,长大了的他们不复青涩的少年模样。

一切都在变化,一切又都没有变。

久远的心愿终于实现,身后的熟悉呼喊让他们一齐反过头。

手上的烟火棒明灭不定,留在空气中的光带消隐无踪。

他们的手一直牵在一起。

如果注定不能站在他身边又怎么样?

可以站在他心里啊。

 

 

 真.END

 一个小小的解释:生物的告白取的意思是:你对我,比光更为重要。

应该没什么好说的了。。。。。。

 


评论
热度 ( 9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