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通入碱石灰

【语英】相负(哦,cp感不强,真不强)

虽然我是按百合写的,但我依旧加一个性别自脑补吧。
反正对我来说,脑补bl、gl、bg都毫无障碍呢……
大概是性别意识太寡淡了吧……

相负
清明时节雨纷纷,语文撑着油纸伞站在墓园里,在每块中文墓碑前放下一束牡丹。墓碑上的名字大多鼎鼎有名,却也有无名之人的小土堆。
“我真没想到会在这时候见到你。”她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不过清明,不是吗?”
“只是以前养的一只鸟,是在这一天离我远去的。可我已经把它忘的差不多了。”英语蹲在土堆前放下玫瑰,“历史真是一个过于残忍的人啊。”
“你说的有道理呢。”语文轻轻的笑起来,“在很多年前的今天,我也丢了一个挺可爱的小姑娘。”
“早习惯了吧?”
“早习惯了啊。
----------
被一个蛋砸醒的早晨自然算不上什么好的开始,伊端详着那颗扰人清梦的蛋,想砸了它。
蛋仿佛有生命一般在她手心滚了两圈,极为不合常理的跳起来,她连忙伸手去抓住它,却只抓住了毛绒绒的小鸡仔。
“啾咪。”小鸡仔啄开她的手,黑色的小眼睛盯着她裸露的肩膀上的E字胎纹。伊觉得它的脑袋上冒出来两个大问号。
“这是天生就有的,所以姐姐叫我伊啊。”刚刚说完,伊不禁嘲笑自己居然开始跟一只来路不明的小鸡仔说话了。”
小鸡仔把视线从肩膀移到她脸上:“啾……”
“你是在嘲笑我吗!”
“啾!”小鸡仔撇开头,蹦蹦跳跳的跑到窗外,映入眼帘的绿色森林让它微微愣神。嘿!这和说好的不一样!
伊听到外面传来的呼喊声,连忙匆匆的出去找人,临走时也不忘跟小鸡仔说一声,顺便带上了门。
小鸡仔从窗口跳到地板,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凌乱的床,满天飞舞的羊皮纸,破破烂烂的桌椅。最终还是只能叹气,认命的飞上床,给伊把被子叠好,又一张张的叼回羊皮纸,摞成一小垛。
“看来还是出了些差错啊。”小鸡仔说道
——
伊带着姐姐回来时就看见大了一圈的小鸡仔,哦,大了一圈看起来更像一只鸟了。坐在她床上瞪着她,眼神凌厉。
我真是疯了,居然觉得一只鸟眼神凌厉。她对自己说。
可那只鸟飞快的飞到她面前,对着她眉心狠啄,落在她肩上,半长的尾羽飘动,晃的她心烦。
“你怎么这么不讲干净!”它说。
诶诶?出什么问题了?伊向身后的姐姐投出求助的目光,可那位姐姐却什么都没听到一样,对伊难得干净整洁的房间大加赞赏。
“只有我听的懂你说话吗?”她问小鸟。
“啾?”小鸟歪头,黑溜溜的大眼睛闪着无辜。
“大概是听错了吧。”伊想着挪开视线,在视线不及的角落里她自然看不到小鸟浑身肌肉都放松下来,坐在她肩上直喘气儿。
姐姐很快就开始说起正事,国王对巫术的惩戒力度又加大了,很多女巫已经被抓住,活生生的绑上火刑柱,或扔进深渊。她希望伊能离开,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安顿下来。
“可是……”伊扯着姐姐的衣角,瘪着嘴,眼里闪着泪花。她舍不得走,这里是她的家,是她生活了多年的地方。
姐姐拍了拍她的肩,最后给她一个拥抱,将她的身躯搂进怀里,“亲爱的,我知道你不是常人,我想你一定有巫术之神的宠爱,才能在青春时光了呆那么久。去找自己的出路吧,这儿太危险了。”肩上的鸟伸出翅膀靠在她脖子上,羽毛轻刮颈部。伊在抖了两下,在姐姐怀里不舍的蹭着。

伊有时觉得这只鸟应该是真的有灵性的。离开那座森林后,她只能一路奔波,不敢随意的进城镇休息,倒是那只鸟有时会给她找到一些能吃的野菜,夜里休息时也多亏了鸟的体温才不至于被冻坏。
所以每天醒来时看到小鸟滴溜圆的的眼睛已经是一件在平常不过的事了,伊见怪不怪地把晚上强行抱过来的鸟放开,让它去寻找食物,再拿出姐姐给他画的地图,试图找到一个离王城远,不致于被找到的地方。
“去王城。”有人在她耳边说道,伊回头却只看见鸟从林间飞回,爪子里抓着刚刚捕回来的野兔,金红色的翅膀伸开竟也有近一米长。
“喂!是你在说话吗?”伊问。
鸟回了她一个鄙视的眼神。叼着几根树枝开始凑成火堆。
“过来!说清楚!”伊大声说,金色的眸子盯着它,原本和她住在一起的女巫们都害怕与这双眼对视,因为这眼里仿佛自带威压,让每个看到它的人心生畏惧。私底下有人说这是恶魔之眼、伊就是因为这双眼睛被抛弃的、更有甚者说这是证明,证明伊本身就是恶魔。这也是伊不能进城镇的原因。但她也没想到,现在这双眼居然还算能派上用场。
鸟儿对视着她的眼睛,深黑色间的金光闪烁,然后,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看到鸟笑了一下。
鸟喷出火焰把柴堆点燃,凑近火堆一脸惬意:“三个月才发现,你也真是辜负了这身份。”
“什么身份?”
“我说了,去王城,然后一切你都会知道的。顺便,我是一只凤凰,如果你下次在叫我奇怪的名字。不管是鸡还是鸟,都别怪我以大欺小啊。”
凤凰的小屁股对着伊,毛绒绒的小尾巴颤动着,修长的脖颈微微弯下,像是在打瞌睡,伊气急败坏地上前提起它的翅膀。
“啾唧?”凤凰睁开眼,“还要我再说什么?不是说了去了王城什么都知道了吗。”
“没事我就休息会儿了,老人家赶路还伺候大小姐您很累的好么。”
“你怎么那么烦啊!”伊吼道。

一路上打打闹闹走了大半年总算是到了。
王城自然繁华,街头街尾的人群熙熙攘攘,伊找了个地方安顿下来,刚审问一番凤凰大人,却只瞥见金红色的尾羽消失在窗边的影子。
“这家伙……只是因为自己要来才这么说的吧?”伊气鼓鼓的走到大街上,街角的流浪汉喊着“行行好吧!”跪倒在她脚下,她看着这人身上的烂肉疮疤,心下一凉。
再繁华的地段也不是总有光明照耀,阴影下的角落里的哀嚎,哭泣。又有谁能懂呢?伊把流浪汉带到住处,用姐姐教会她的巫术尝试治疗他。
期间凤凰回来过几次,每次看她救人也不加以援手。知道凤凰能力的伊撇撇嘴。不满的嘀咕了几声。走到王城的一路上她也和这只凤凰聊过些东西,凤凰见多识广,给她讲起各地的风俗也是津津乐道,天文地理一通扯下来有理有据,农业医学更是精通。但绝口不提自己的事情,也不解释伊的身份,一定要说的时候就啾咪两声装没听懂地转过身去。
这家伙!伊想着,把凤凰从楼上扔了下去。
半夜醒过来想流浪汉换药时却发现有个身影站在流浪汉的身边,细细的清洗着流浪汉的身体。伊屏息靠在门后,只看见那人深黑色的直发如瀑,素色单衣是她看不懂的款式,却在这人身上搭的极美。那人似乎有所察觉,微微偏头看向伊所在的的方向。
伊连忙蹲下身子,等到没有声音响动时才抬头望去。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流浪汉的鼾声如雷,却早已不见那人的身影。

伊在王城里过上了小资生活,流浪汉的恢复给她带来个好名声,各个家族的人时不时也会请她来家里给自家小姐,少爷,爵爷,夫人看看身体。凤凰回来间隔的时间却越来越长,有时一个月也未必碰上一次。每次见面,伊都会觉得凤凰眼里的犹豫逐渐增多,担忧也在一次次增加,却什么也拒绝告诉她。
“让那个混蛋把秘密都烂在心里算了!谁管它啊!干脆别回来了!”伊碎碎念着推开门,门内却并不是应该坐好等她看病的病人。
而是姐姐曾说过的,专门处理女巫的—火刑柱。
被绑上火刑柱时她来不及想太多,脑海里一片空白,那只消失很久的凤凰出现在火刑柱旁。黑色的眼睛注视着她,她看不清它,自然也不知道它是什么表情。
“是不是你?”她问道。国王早已下令,对女巫们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有人出卖了她,告诉了其他人她是个女巫,现在这个在王城内行医的女巫无疑必死。而这里最清楚她女巫身份的人就只有这只鸟。火焰被点起,熊熊烈火吞噬她的衣摆,炽热的温度一点点的席卷而上。她的心头却一片冰凉。
“不是,但也可以说是。”凤凰居然笑了。它义无反顾地跳进火里,伊震惊地睁开眼,另一种红色在她眼前展开,浓稠的,厚重的,层层叠叠的掩映下,她曾在夜里见过的身影浮现在她眼前,那人一袭黑色长袍,黑发黑眸,鬓上的红色平安结虚晃两下,“虽然不应该由我来说,但是……欢迎,英语。”
伊还没来得及问清情况,就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其实英语有很多事都不知道。
比如某位东方土地上的文明被狡猾的历史算计了,跨越大半个世界来找另一位丢失的文明。
比如这位文明用凤凰的形态装无辜的技能炉火纯青。
比如这位文明在林子里每天晚上为了给熟睡的她守夜而彻夜不眠。
比如每天给她用凤凰形态做饭其实很累,但语文不能化成人形。
比如明明知道放任她治病救人很危险,却还是一次次的看她治好他人的笑脸保持沉默。
比如本来早应该找到英国把她交回去时却患得患失,犹豫了很久都没有跟那位国家坦白自己的来意。
比如说,其实语文挺喜欢看她炸毛的样子,很可爱,气鼓鼓的小包子,又不知道她的身份而随意的冲它发脾气,事后又变扭着道歉。
再比如说,语文这次来找她之前已经和英国谈过了,这次,她身边的小凤凰是真的不会回来了……

“既然我的任务完成了我就走了。”语文把扇子拍在桌上,对桌边的男人说。
“不等她醒来?”
“她本就不应该知道我的存在。我只是出现在对的时间的错的人罢了。”
“是我们的错。”
“不必自责,毕竟你也才刚刚开始成长啊。”语文笑到,“记得让历史清了她的关于我的记忆。”
“我们会的。”
“那就够了。”
语文撑起油纸伞走进英国的雨里,快步走向在东方古国的家。
“啊,今天是不是清明来着?”她自言自语道“雨还来的真是时候。”


墓园里都是衣冠墓,因为那些时间里的人们不能进入这个永恒的空间,但每位文明都会给帮助过,陪伴过自己的人在这里立一块碑,算是纪念。
英语蹲在土堆旁给语文断断续续地讲完了整个故事,预料之中的听到了她嘲弄的笑声。
她站起来刚想指责这人的冷漠,不懂她失去挚友的悲痛,却只看到深黑色的伞下的背影单薄。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







后续唠叨(看不看都无所谓的真的):
时间大约在中世纪,中世纪的猎巫运动应该都还是听过的,顺带一提判断是不是女巫的方法真奇葩……
把你手脚捆起,扔水里,浮不起来你是普通人(但此时你已经淹死了);浮起来你是巫师(然后你就被烧死了)这tm横竖不都是个死吗!摔!
中国此时大概是在隋唐宋左右吧………………我历史不好来着……
《相负》这个题目的话,一是语文自己负了自己的感情,二是英语负了语文的情吧(虽然她从始至终都不知道来着)比数学还迟钝。三是语文强制英语忘了她,负了英语对她的信任和依赖。
我跟一个此时还是幼女的人谈感情……醉了……(语文内心os)
希望下一次写的更好,这次勉强写出了一丢丢语文的心情吧……
看看五一能不能写篇物化或生化,条件允许的话其他也行吧……
你想看哪一对呢?

评论 ( 3 )
热度 ( 10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