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拿写作当思考手段
拿写作当发泄手段
拿写作当表达手段

当我上课后我在想什么



此起彼伏的“对不起”,我想,看也不看,随手抄起一把剪子摁在面前抽动的腿上。

“我摁着”,我说,“你快点。”

剪刀并没有刀来的痛快,第一刀下去只带下细碎的腹部绒毛。

“你修毛功夫不错。”有同学对持刀的同学玩笑说。同学反驳,再下一刀,毛被剪尽,留下淡粉色的腹部。

“对不起。”

腹部开了小口,剪刀由下往上撕开那些护卫。

“对不起。”

血液流出,剪刀上勾着条状的肠子。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别对不起了。”老师说。

我刚刚说了对不起吗?是我还是我身边那个同学说的?

他们组的情况更糟,胸肺一塌糊涂,血腥味远远传出,让执刀的手也微微皱眉。

不是真的对不起,因为我知道没有原谅的余地。

有些话说出来不是为了得到回应,而是应该说,应该做。

“找到了。”剪刀挑出一片一片的红褐色柔软。我用我的那一把夹住,另一把则剪断。带出来白色的管子,剪起来的声音脆脆的,我们说那可能是支气管。

说实话,那些白色的是什么又有多重要?我们只是把它扒拉开,生疏的把目标物用之前听过几次的溶液洗净。然后离开台子。

那两只小白鼠仰面躺在操作台上。

那不是小白鼠。

是两具开膛破肚的尸体。

我们都是凶手。

动手拧断它们两个脖子的男同学失魂落魄的坐在椅子上,说着“我好难过。”

“没事,我觉得小白鼠宁可去死也不要再被你们转了,而且你们还把它飞出去,两次。再说你下手很利落,应该没那么痛。”我把玻片放上观察台,顺口安慰到。

“我好难过。”

“嗯。”我不再多言。

下手很利落让死者没时间感受那么多痛苦。

死亡也就那么一瞬间。老师说你抓住脑袋和脖子,听见“咔嚓”一声,事就这么成了。

就这么简单的事。

我们还没学会救人,就已经开始杀生。


我走到尸体旁边,最初的兴趣散尽过后没人想来泛着血腥味的地方,我挑起剪刀扒拉开始凉了的内脏,路过的同学随口一提“你看那心脏还在跳啊。”

“我们那组已经不会跳了。我已经弄破了。”隔壁组的女生说,“因为看不见所以我们每个地方都剪了一下。”

“我们组就剪的好多了。”跟我一起的女生说。我问着是吗,剪开胸廓那边的骨头俯下身看,那里一团暗红色的东西的确在时不时按照一定的频率跳动。


“你经历过多少?”我问医学。“我觉得我没有动手的能力。”

我说的很模糊,但我知道他能明白。

“我吗?该怎么说呢?我想你也能明白一点。我从死亡中寻找生命。”

“但是我们真的有权利去剥夺生命吗?”我问他,“仅仅是为了一个实验……还是一个成功率很低的观察实验!”

“你开始犹豫了吗?”

“不,我绝不后悔选择跟随你。”我咬牙,“但是我痛恨实验失败的我自己。有牺牲却没有结果,这真是个烂透了的剧情。”

“你说这话?难道你还不清楚很多事情说到底都是徒劳吗?难道你还不清楚我们的努力有多少次会化为泡影吗?我还以为你是明白的。”

……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又是什么意思呢?怜悯吗?你觉得死在你们实验下的它们很可怜?那你会不会去怜悯你的食材们?不要忘记,在送上你们餐桌前那可都是生命。生命是什么?是生长,是呼吸,是你们的同类。”

“不……他们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被我们创造的,我不会同情。”

“创造?你看你又用了创造这个词,我真该和文学聊聊你的教育问题,人类怎么可能创造动物和植物?创造生命并不是人类所擅长的啊。”

“对,是的……可是他们活着的目的一开始就被决定了上餐桌,成长也只是为了这个目的,我不会同情。”

“那你又为什么要同情那些小白鼠?他们本身就是为了实验而被养育的啊。”

“可是……”

“或者说你并不同情?你没有动手做第一步,也就没有亲手夺取生命的愧疚……嗯……或许你现在只是在表现一种人类应该有的悲伤,只是你觉得你应该同情,而不是你真的在同情。”

“不,不对!那种后颈一凉的感觉是认真的,那种恐惧也是认真的。就算愧疚是假的,但是那种对死亡的恐惧,那种感同身受的痛苦是做不了假的!”

“哈哈哈哈,你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向我解释?怕我觉得你是个人类感情不足的怪人吗?”

“不是。”我反驳,忍不住又问,“你真的是医学吗?”

“这个问题你自己不是早就明白吗?我不过是你思想的一个影子。每个人看见的我都只是自己的一个认识。我并不存在。嗯……或者说我存在于更高的空间。不不不,这个设定还是靠你自己去补足吧,我可不能多说。毕竟是我依附于你啊。”

“骗子。”

“那又怎么样呢?或许你生活的一切都是个骗局哦,哎呀,这话可不像我会说的,你是想找文学聊聊吗?”

……

“不用了,我累了。和你们聊天真是累脑子的一件事。”

“因为一切都还在黑暗中,你需要一把叫牛顿的钥匙吗?”

“不要披着医学的皮跟我说话,文学。就算你们都是我的……呵,我又能说什么呢?我自己也在黑暗中。”

“那么我就告辞了,有空再聊,小家伙。你的混乱很有趣,也许哪一天会爆炸出一个宇宙哦。”

……

……

……

“承你吉言。”我说。

可是……更有可能失败成灰烬然后彻底飘散然后什么也不剩下啊。






犹豫了五分钟还是觉得不打科拟的tag了


评论
热度 ( 6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