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拿写作当思考手段
拿写作当发泄手段
拿写作当表达手段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131-134)

131.

你做好决定了吗?

没有。

……

你决定了吗?

没有……

……

你决定了吗?

让我再想想。

……

你决定了吗?

我……

……

你的时间不多了。

我知道了。







生物在床上坐起,披上外套往休息室走,赫奇帕奇的休息室是一片广袤的原野,一年四季都有柔软的青草地毯。

她也没用魔法果实弄出桌椅,径直坐在草地上,草叶从指缝钻出头来轻轻碰触她的手背,依偎在她身边。

天空和外界的时间是一致的,月光倾泻而下碎落在草地上,点亮了些许绿色。

“怎么不睡?”

“不小心吵醒你了吗?”生物头也不回,“还是你根本没睡?”

“都有。”历史也坐下来,拔了根草夹在指尖旋转。“一直在想事情,迷迷糊糊睡不着。”

“我是太兴奋了,睡不着。”

“因为政治?”

生物没点头也没摇头,只是就地躺下,把身子沉在草里,历史没回头看她,自顾自的讲下去:“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什么想对政治说。但你又为什么不说呢?”

“有没有人说过历史你像个小大人?”

历史点点头。生物向着虚伪的天空伸出手,想了好一会儿才开口继续:“我问政治的问题是不是太尖锐了?”

“不算,只是没想到你开口就问那么多。”

“哎呀,多问一些才能知道更多嘛。”生物无所谓的说,“只是没想到政治想的比我还多诶。看来他的决定是想过很久的。”

“是的,”历史转过脸,“所以为什么你能这么快的下定决心趟这趟浑水?生科家系的人应该很了解狼人的特性,也清楚这种情况下让那孩子恢复正常人的生活有多难。”

“难道政治不知道吗?我可是生科家的人,怎么能在这种方面被一个外人比下去!”生物说。历史皱起眉头,问:“只是这样的理由?”

“额……当然……不止。”生物突然支吾起来,“今晚的事,历史你不会跟别人说吧?”

“难道我口风还不紧吗?”历史失笑。生物闻言也笑了:“因为我也是早就决定了的。”

“什么意思?”

“早就决定不论是什么麻烦,一定要去帮助我的朋友。”

“所以?政治是你的朋友?”

“当然!而且还有化学啊,还有你啊。我当然要帮上点忙!再说我比地理先弄清楚那些谜团的答案,这可是我的胜利!对了,我能带地理他们一起来帮忙吗?嗯!如果地理物理他们也来的话,就可以营造更强烈的集体氛围……对沃夫也有好处。说句实话,如果他能正常的应对我们,估计也能对付绝大多数人类了。”

生物说着坐起来,比手划脚的跟历史解释,“他不能融入人类社会,一是缺乏人类社会的基本常识,只要能和他沟通,总能慢慢教会的,有我在,沟通总能实现的,其次是对人类的信任,他在远离人群的地方长大,人类对他们来说是陌生的,但是政治已经让他基本上相信自己了,那么第一步已经迈出去了,能让他信任我,信任你,信任更多的人,那么总有一天能让他相信人类。如果他能和我们做朋友,那么总有机会让他成功融入人类社会的。”

“你想了这么多?”

“我就是这样过来的呀。”

历史顿住,盯着生物的眼睛半晌才缓慢的点头:“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我不会多说的”

“没关系,我相信历史。”生物说着,又躺了下去,“我先睡会儿。”

“不会着凉吗?”

“不用担心。”生物双手交叠在胸前闭上眼,“我不会把自己弄到去见我哥的。”


132.

地理看生物在课堂上打了第二十三个哈欠,忍不住探过去戳了戳她的手臂,低声问:“你昨晚干嘛去了?”

“把化学脑袋上的蛇放回禁林哈……欠……”生物蔫哒哒的趴在桌上,被过路的博物不轻不重的敲了脑袋。

“你还真用了真蛇啊……”地理无语,“化学陪你闹也是很宠你了。”

“嘿呀!小化当然很喜欢我啦!我也很喜欢小化啊!”


“生物!波尔草的露珠有什么效果!”

“波尔草用于制作高等级隐形类药物,而它的露珠则能消除这种效果。正是因为如此,波尔草的露珠价格十分高昂,不比它的本体便宜。在正常情况下,露珠一定要用银制小勺收集,再放进玻璃仪器中,银能给露珠提供保持其活性的磁场。”

“赫奇帕奇加五分。但是如果你再打哈欠,我就要给你扣十分了。”

“明白。”生物坐下,把面前细长的草叶缠在手指上。

【博物姐用我的收藏讲课也太过分了!我家的小朋友可不是普通的波尔草!】生物另一只手在本子上无声的控诉,【还要求我一定要听课QAQ明明她早就跟我讲过不知道几遍了。】

【嗯,你的收藏都特别难用。】化学写到,【效果太强完全不知道怎么把他们融进药物中。】

【听课。】物理一挥魔杖成功让羽毛颤巍巍飘上天,另一边的数学已经能让羽毛顺着他的指挥在空中做出托马斯超级火箭大回旋。

【等会儿你们都有课吗,我有点事,能面谈吗?】

【下午三点怎么样?】

【OK】

【OK】

【OK】


133.

生态把桌上倒扣的茶具翻正,动物学捧着自己的茶,悠哉悠哉的把自己陷在扶手椅里,植物学把大衣往椅背上一搭,坐在椅子上:“冬天还是这里舒服。”

“要甜点吗?”生态站起来打开碗柜,“前两天音乐给我的。”

“留给你自己吧,音乐送过来的甜点都太甜了。”动物像一团软趴趴的流体瘫在椅子里。“政治家的那个小孩子怎么样?”

“在逐渐好起来。或者说糟糕起来……在你们两个看来。”

“不要说的我们像反社会分子一样。”植物用手指蘸上杯子里的茶水,认认真真的舔干净,“嗯……泉水,挺不错的。”

“政治还真是厉害啊……佩服佩服。”动物意思意思拍拍手,“生物和地理那两个小家伙发现了吗?”

“估计还没有。也不知道他们还能坚持多久。还是不要发现比较好吧。”生态说。

“也不能这么说,说不定他们能向政治学学这耐性。”

“而且有生物的话我就不用每次避开政治去看那个小家伙了,生物可比我厉害。”

“你就是想偷懒吧。”

“植物你怎么懂我这种天天跑的半死的人的痛啊。”

“我难道就不用了吗?”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一见面就吵嘛。”生态赶紧打圆场。


134.

政治站在历史借来的教室里,紧张到窒息。生物坐在教室底下的课桌上,把笔记本转出一朵花。

历史抱手靠在窗前,看政治不断深呼吸的样子忍不住乐了:“不是很高兴有人来帮忙吗?怎么紧张成这样?”

“到底是谁让我去邀请化学的啊!”政治瞪了历史一眼,“我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愿意帮忙。”

“虽然数学和物理看起来很不好打交道,可是都是很好的人啦。”生物说,“而且地理已经答应了哦。”

“但愿如此。太顺利了反而让人担心。”


评论
热度 ( 6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