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拿写作当思考手段
拿写作当发泄手段
拿写作当表达手段

这个霍格沃茨大概好不了了(129-130)

129.

“你在这里干什么,学生不准进入禁林。”政治垂下手臂。历史向右走了两步,正好挡住了身后的东西。

“我有老师的准许。”生物耸耸肩,“单论面对神奇动物,你们的自保能力未必有我强。”

政治一时失语,身为同学,自然对生物那种堪称神奇的亲和力有所了解。

化学从生物身后探出半个脑袋,问:“解决了吗?”

“你也在?”政治和历史交换眼神。反应慢了一拍:“我之前拜托你的事,有进展吗?”

化学微微点头,想说什么似的又被历史的咳嗽声打断。

“虽然打断你们不太好……但是政治,它快醒了。”历史把三人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让开身体。生物率先走上前,蹲下身与狼孩的视线齐平,挣扎着的狼人对上生物的眼睛,颤抖了一下往后退去。

政治往前走了两步,伸手去摸狼孩的肩膀,狼孩下意识龇牙,看到是政治后又勉强平静下来,往他身上靠去。

“虽然你们应该都知道,但我还是要问一句,没有被咬到过吧。”生物没有再去威胁狼孩。“居然偷藏狼人……真不知道该说是胆大还是心软。”

历史对着生物的视线摊开手:“我可是从头到尾都不支持。”

“不愧是历史啊。”生物笑起来,转头问政治,“那么,你和他认识多久了?对你都已经不设防了。可真是难得。”

“三年……差不多。”

“真厉害……”生物点点头,“那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这孩子不可能摆脱狼人的身份,不能被魔法社会接受,你又想让他明白什么?你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你想过吗?”

“生物。”化学拉住生物的手,让她住了嘴,生物回以微笑,不着声色的让化学放开。

政治垂下头,看着怀里的小孩,没到满月,狼人的特征并不明显,初见时杂乱的头发已经被他趁着对方某次睡着时剪短,有段时间没剪的指甲扣进布料,身体依旧在微微颤抖着。

他的眼睛直溜溜的看着政治,像两颗琉璃珠子。比起普通人稍长的犬牙龇露在外面,提醒他:这只是个狼人。

但他似乎也知道这个答案的重要性。紧紧的依偎在他身上。


一瞬间空气安静下来。


130.

“我不知道。”

面前的女孩微微歪头。

“我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

她的嘴角挤出一个讥讽的笑容。

“但如果我不这样做。就连意义都无从谈起了。”

“我只是不能任由自己放任一个可能性,他因为是狼所以被抛弃,因为是人所以被丢下,我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但我不想让他再……”

“如果一直不成功呢?如果你做不到呢?”

“那我也曾经做过啊……我准备以后也在霍格沃茨任教,如果一直不成功,那我就照看他一直到我能做到的最后吧。”

“你真的能坚持下去而不只是说说而已?为了他?”

“不知道……但是,就是现在,我想帮他。”

“我还是觉得这不可能啊……”生物叹了口气,而后扬起大大的笑容,挺直腰,向政治伸出手,“如果不介意的话,我能参与你想创造的这个奇迹吗?”

“你?”

“不行吗?我还以为我能帮上点忙呢……”生物有些惋惜的说,看起来悲伤的要倒在地上了。化学在背后戳了一把她的腰,让她不要一幅软骨头的样子,低声训斥:“别装了!”

“小化真是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生物气鼓鼓的扑上去,“明明早就知道了吧!看到我和地理一直像傻瓜一样找资料都不告诉我们!我们的友谊受到了考验!”

“我可不知道你们几个忙的事情是同一个。”化学不自然的别开脸。“但是没错,我早就在帮政治配制抑制狼毒的药了。”

“为什么我不能参与啊……超级令人遗憾!”生物大声叫道,“肯定很有趣!”

“我没听见政治说你不能参与。”历史打断她,“你不如再问一遍?”

“那么?政治,你愿意让我帮忙吗?”生物把头往政治方向靠靠,问道。

“为什么你要帮忙?”

“哎呀,这个问题嘛……就像我之前说的,这样很有趣啊。”生物眼神上瞟,“当然啦,最重要的还是政治你的决心啦,这孩子有你的决心,一定要幸福啊。”

“不是很懂你的逻辑。”

“这不要紧!快回答我!”

政治无奈的看了一眼满脸看热闹的历史,点点头,“很高兴有你的帮助。”


评论
热度 ( 3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