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通入碱石灰

明灯(妄想片段)

1.
“先生是个非常,非常,非常伟大的人!他的智慧无与伦比!跟我来,你一定会学到很多的!”数学拉着刚刚认识的伙伴,男孩子的友谊开始的短暂又突兀,只要一句简单的“想知道。”就可以缔结。
小男孩跟在他身后撞撞跌跌的跑着,仿佛还不习惯使用双腿,眼睛里却充满了期待。

那是希腊的智慧之星。

“先生!先生!”数学激动到拍打门框,“你上次说的那个……”
“我想到了!我想到了!”门被从里面猛地推开,赤裸身体的男人冲出房间大声的喊到,“我想到了!”他激动的简直要亲吻路上的每一个路人。
“先生……平常……是这样的吗?”小男孩问数学。数学抽搐着眼角,缓缓蹲下身子。
“不,相信我,不是的。”

2.
数学的身体比脑子更快了一步,挡在老人面前,刀锋在眼前一闪而过——
他并未感觉到疼痛,持刀的手穿过他的身体,仿佛那只是虚影——
“不——”
鲜血透过他的身体飙射而出,他却看不见——
他所见的是巨大的黑暗,朝他沉甸甸的压下,背后的灯光猛地亮起,驱散周围的黑色——
“不……不是这样的……”
那灯光让他想起一个人。
“阿基米德……”

“你不该哭泣。”历史从黑暗中走出来,站在数学面前。
数学擦去眼泪,咬着不知该说什么。
“你也不该仇恨。”历史似乎看穿了他的想法。
“是你把我拉进来的?”数学背靠着温暖的灯火,嘶哑了喉咙问。
“是的。”
“这是阿基米德?”
“可以说是的。”
“这是那里?”
“我不知道。”历史转身,背对数学面朝黑暗。
“我所见的一切都是黑暗。只有那些灯能在这片黑暗中闪亮,我不知道这是那里,我也不知道这里是怎样的地方。”
“只有那些灯能点亮?”数学回过头,除去“阿基米德”还有几盏灯孤零零的矗立着,“那些是?”
“如你所想。”历史说。
“这些灯……是他们的生命点亮的吗?”如果点灯的代价是死亡……
“不是。”历史斩钉截铁的说,“是他们的智慧点亮的。”
“智慧?”
“智慧。”

3.
“你怎么看待物理学的未来只能在小数点后去寻找这种观点?”数学打趣道,物理放下手中的酒杯,冷笑一声:“我还没有老去。”
“勇气可嘉。”
“这大概是我们唯一的先进吧……至少我看看自己,就知道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那你怎么想的呢?放弃黄金时代吗?”
“我没有任何需要放弃的。”物理说,“我只有需要探寻的。”
“从那两朵乌云开始?”
“从事实开始。”
“祝你好运。”

4.
生物靠在窗边,窗上没有他的影子。
“没有多久了,去跟她告个别吧。”
“……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出现在她面前。”化学把额头压在玻璃上,“如果她没有认识我……也许不会这样。”
“你是这么想的吗?”
“她是个漂亮姑娘。”化学盯着玻璃后面的老妇人,“而认识我……认识他……改变了她的一生。”
“别瞎想。”生物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化学,“我们没有责任。”
“没有吗……”化学的声音很轻,几乎散在空气中。
生物皱紧眉头,叹了口气。
背后的病房传出家属的呜咽,悲伤的人穿过他们的身体,什么感觉也没有,只是悲伤又多了几分。

5.
“你不准备离开了吗?”历史问。
“在这里度个假不好吗?”哲学反问,“你不欢迎吗?”
“不……我只是没有想到。”历史微微一笑,“毕竟我觉得你还年轻。”
“也许吧,不过你看谁都年轻。”
“老毛病了。”
“我只是累了。”哲学承认,“所有人都在欢呼,都在歌颂,而我不认为我有那么伟大。”
“我们从不伟大。”历史垂下眼,背后的灯火早已不是千年前那萧瑟的星点,它们连缀,闪烁,几乎成了一条星河。
星河下黑暗也被逼开,透露出自己遮掩着的真相:
那是一条路。
足够光辉灿烂,也足够鲜血淋漓。
“不管看几次都那么壮观。”哲学赞叹到。
历史没有说话。


















我相信我会把这些片段背后的故事写完的。
我相信我会把整个《明灯》写完的……
嗯……顺便一提,第四个片段是玛丽居里。
写完就出坑,flag就立在这里了。
考据量太大……心累。

评论
热度 ( 11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