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nSO4

通入碱石灰

月考完后的碎碎念(拜托你们理我一下,不然好尴尬啊)

我一直想,他笑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语文的笑肯定是不露齿的,君子温润如玉,他偏过头,用手捂住嘴角翘起的弧度,但却遮不住身体微微发颤。
也能笑的锋利而危险,眼睛微微眯起,笑的高深莫测。那是一种骄傲,走过千山万水后,踏过鲜血和泥泞,他是独一无二。
他们都是骄傲的,英语的笑容总是很狡猾。你看他笑啊,却不知道他在笑什么?是我的语法错误吗?是我的发音奇怪吗?他笑着摇头,却不给半个解释。
或许政治是最难形容的,礼貌,生疏,冷淡的错觉。他能把人哄的团团转,但笑容总像是虚伪的面具。也不是没见过真心实意的笑,过去的意气蓬勃,像每个少年人一般。
只是过了太久,傲气被磨入骨髓,笑容反而淡了。就好像历史的笑总是带着忧伤,看过太多,笑也带上了哀,他不常有情绪波动,那些所谓的笑意啊,只能在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睛里找。
我喜欢地理在山谷里的笑容,那时候天色半昏,他带着苦恼的表情没有再继续前进,目的地还有一段路,他不在意的摇摇手。笑的让人很安心。也许是或孤独或结伴的经历,让他有了足够的强大实力,他能照顾好自己,也毫无疑问能带领整条队伍,不像政治天生就是领袖,他给我的印象是长兄,是父辈,是可靠的长者。
当然还要吹一波生物,八颗牙齿晒太阳,他是伙伴,是那种让你恨的牙痒痒却讨厌不起来的人。他总是张扬着个性的,会拍打你的背让你振作,也会毒舌嘲讽。能在你受伤时给你治病,也能在你得意忘形时一把击中要害。那种笑不像地理的给人力量,不像语文的让人舒缓,更不像历史和政治让人感到自己的渺小—只是让人忘却自己的烦恼,重新鼓足勇气。
“不能让这个老混蛋看不起啊!”每次我都会想。
还有化学,年轻,肆意妄为,是那种要哄的人吧。笑起来是满足的,像得了糖果的孩子,心满意足,可得不到的也会恼火的嘟起嘴。平日里保持和语文有点像的礼貌微笑,可随时都有可能变化,还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学会隐藏自己的感情呢。
物理的笑我很少看见,仅有的几次也是很淡定地,总想着要更努力啊,如果我能达到他的要求,是不是他也会对我有鼓励的笑呢?还不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的笑总告诉我这些。
我想,那也是他对自己说的,送走了黄金时代而踏上新的征程,前路漫漫而不明方向。告别了以为将世界纳入掌心的错觉,他也明白自己的路还很长。


可我最喜欢的,果然还是他们骄傲的笑起来的样子啊。每个人都是时间冲刷下的珍宝。每个人都行在自己的路上,向至高无上的终点前进,并且相信自己总能看到的,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那时候他们的笑,总是让我想要落泪。
走过了那么多,却依然是那个最初诞生时的执念。










































为什么没有数学?他压根没对我笑过啊我也很绝望啊!
你见过他笑吗?请告诉我吧。
你见过他们笑吗?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ZnSO4 | Powered by LOFTER